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和媽媽那邊的家族明後天要一起去苗栗爬山
  今天大採買 跟著到市場幫忙
  久沒逛家裡附近的市場 好多令人垂涎的食物
  五味雜陳的味道和昨天擠電車回家的空氣不相上下
  但這就是我們文化特色 美國要找還找不到呢!
  看著小販和家庭主婦們的互動
  熱鬧交談閒聊 快手快腳挑蔬果 
  其實這裡最大宗的味道...
  
  是人情味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5 Fri 2008 23:47
  • 置頂 球聚

  參加網球聚會,暨排球聚會後再度相見
  喜歡我們在一起時相處的感覺,難得的緣分
  調子相近聊起來真的很開心
  
  你們的熱心介紹感激在心
  期待下次的相見
  恭喜新couple誕生
  看到自己都喜歡的朋友在一起會跟著開心︿︿ 
  
  話說麻辣臭豆腐真的夠味,可能平常吃清淡的較多
  這一吃讓我回家腸清肚洗 威力之強媲美減肥
  雖然如此 有機會還是想再去吃:P

  謝謝你們:)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各個浮現他們的神奇地方

  首先是三叔 原來他會算命和預測未來!!
  全家族人都知道只有我笨笨的還以為他在開玩笑...
  而且準到我害怕 還好結果是正向的 幫我安住爸媽擔心轉行的風險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和表妹見面拿回英文考試要用的書,順便找她一起運動,
想說表妹是中原女網校隊隊長,那就請她教我ㄧ些吧!於是約她一
起打網球,順便晚餐也一起吃聊聊近況。
  修完網球體育課後有半年都沒有碰網球,昨天打起少了那種實
在的擊球感,雖然都能打過去,但並沒有很順,打得不放鬆。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聯合報╱胡晴舫】
車流減慢,十字路口若積塞不通的排水管,因為大量車輛排放穢氣而難聞不堪。塞車終於讓整座城市停了下來。

附近的幾條街頓時成了一個巨大的停車場,所有車輛都像意外駛進颶風眼的船隻,遽然失去雄風,遠征異洋的雄心如同病懨懨的船帆,有氣無力地攀著桅杆,車子只得靜靜陷入宛如靜水的市區交通裡,絕望地等待一個得以張帆重新啟航的契機。一點風,一點浪,一點暗示,什麼都好。卻,毫無動靜。

這就是我的人生。困在車裡發呆的城裡人不由得這麼想。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1 Fri 2008 22:34
  • 置頂 嘿嘿

  今天在找行程時,忽然想起中壢藝術館,那個我已經失聯很久的老地
方,找到網站點進去看發現有在影展耶!而且剛好有我想要看的影片-茉
莉人生,其他片子也覺得不錯,真是開心阿~
  
  早上清理衣服,我的天,全部丟丟在地上可以擺地攤啦!整理到中午
丟出一袋半的衣服,呼,看著櫃子整理清靜,心情也跟著輕鬆起來。下午
上網找合適的櫃子要買放到房間裡吸收物品,一天不收乾淨我就會覺得很
多事情要搞定,但發現要找到想要的尺寸和造形就花掉快整個下午了!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從無名轉過來,發現好友欄下拉沒有人,有種奇妙的感覺。
好像這裡變得比較私密可以亂說話,哈;但另一方面又覺得無法從旁
瞭解好友的近況,有點可惜。不過有msn在還是可以要到大家的網
誌,加入我的最愛一切就搞定~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這只是暫時的,過不久又會如同其他大學生一般
開學,然後回學校,然而這次我只買了單程票。家,知道它一直在這,給予
信任讓我能更寬廣的探索自己的人生。
  
  房間很不習慣的變大,我懷念花蓮那棟樓六坪裡的小世界,被我喜愛的
書環繞著感覺很幸福,如今書籍全都躺在大大的箱子裡等著我從房間,找到
合適的地點收藏,重新整理以前該整理卻未行動的事物,我想是因為高三那
年搬新家,大學考到花蓮所以沒有很在意家裡的東西要整理,也因此留下許
多堆疊的回憶,紊亂得需要精簡。花蓮的家比現在的家更熟悉,我想也是搬
家的緣故吧!回家的這週忙著消化寄回來的物品,才發現不知不覺中買了不
少書呢!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曉風  (20080721) 

她如果談了戀愛,就知道,描述戀愛其實最好是沒有談過戀愛。

      1

     朋友的女兒還在讀大學,她著手寫了一篇武俠小說──哦,不,事實上是寫了半篇小說,因為寫到一半她便罷手不寫了。

     唉,寫到一半的小說聽來是多麼令人沮喪啊,簡直像織了一半的布遭人剪斷,或煮成半熟的餃子忽而遇見停電。此女幼慧,叔叔伯伯阿姨都很看好她,但她就是不肯把那篇小說寫完,老媽催她,她竟說出一個奇怪的理由:

     「我又沒有談過戀愛,這一段我是寫不下去了。你要我寫,那,你去幫我找個男朋友好了!」

     老媽一時氣結,暗中抱怨此女明明是懶惰,卻把理由編成如此這般。我聞

     其言,不禁大笑,我說:

     「哎,哎,你這女兒果真是沒有談過戀愛。她如果談了戀愛,就知道,描述戀愛其實最好是沒有談過戀愛。真的談了戀愛,寫出來未必能直逼愛情……」

     這一段話說得有點像繞口令,可能讓聽者更糊塗了。我想只好找些例子來說明吧!

     2

     一百一十多年前,英國的作家王爾德講了一個故事給法國的作家紀德聽,故事後來被人按上一個題目叫「講故事的人」。在我看來,這故事簡直是《老子》中「知者不言 ,言者不知」的註解。

     故事是說有一個人愛講故事,所以頗受村民歡迎,他會在返家時鬼扯一些奇遇,例如途經森林,驚見牧神吹笛,仙女群舞。途經海岸,又見三個美人魚以金梳梳理碧髮,聽者覺得極其精采。不料,他後來竟果然碰見自己描述的景像,當村民又來相詢的時候,他卻噤聲不語,只說,我此行一無所見。

     3

     一八四四年出生的亨利盧梭其實終其一生都住在法國,他的職業是收稅員,但他當過四年兵,四年中遇見不少同袍是曾去過墨西哥的。透過這些同伴或忠實或不忠實的描述,他居然也感受到一些南美風情。之後他又跑到城市中的植物園去寫生,觀察非洲熱帶植物。一八八九年,當時他已經四十五歲了,由於巴黎辦萬國博覽會,他也就間接懂了一些塞內加爾、東京和大溪地。就這樣拚拚湊湊,半揣度半狂想,他居然畫出一派恍忽迷離亦真亦幻的作品,如「睡著的吉卜賽人1897」或「夢1910」都令觀者傾倒入迷,連畢卡索也景仰其人。

     那蠻荒世界的滿月,那榛莽深林中綠瑩瑩的獅眼,那站在幽明交界處的吹號的土著,那炫麗的果實和鵲鳥(那鳥,彷彿是吃了身旁暖橙色的豐腴的熱帶水果才變得有個同色同型的肚子)。以及那華艷不可方物的裸女,明明身在林藪,卻自有一張絲絨沙發供她展示玉體……。

     我深愛那個從來沒有去過非洲也沒有去過墨西哥的盧梭。他的狂亂描述彷彿神醫,雖隔簾懸絲把脈,竟能一一說盡帳內女子的五臟六腑。

     4

     民國九十五年三月,我應邀去淡大聽葉嘉瑩教授講「詞」,葉教授八十多歲了,風采依舊照人。滿堂崇拜者,引頸以待。她是美麗清雅而又智慧靈明的。她的生平又有些傳奇性,聽她的演講的確是無趣生活中的盛事。但那天她不知怎麼說著說著就忽然冒出一句話,說自己年輕的時候在長輩安排下結了婚,而她此生最大的遺憾便是不曾談戀愛,如果有來生,一定要談一場戀愛。

     可是,如果有來生,談過一場好戀愛的美麗聰穎的那女子會比此刻的葉嘉瑩教授更好嗎?經她詮釋的情詞會更細膩嗎?經她吟誦的詩會更摧人淚下嗎?「無憾」以後的葉嘉瑩教授又會以什麼面目活在來世呢?

     5

     神父無妻,卻反能指導婚姻。男性醫師不懷孕,也自能指導生產過程。梅蘭芳並沒去作變性手術,卻能委婉唱出某個春天花園中的女子杜麗娘的情根慾苗……。至於死,誰都沒死過,卻有人把死寫得浹髓淪肌。

     6

     誰說要談完一場戀愛才能把小說寫好?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聯合報╱胡晴舫】
我就愛看大人物先生出場。

每次見他現身,都是上等的人生享受。黯淡冷清的宴會霎間有了生物騷動的氣味,原先凝結於畫布中的人群像一塊摺疊太久的藏布在風中活絡開來,神采飛揚,打算提早離去的人們此時停下腳步,彼此交頭接耳。所有頭顱轉向,眼神綻光,興味盎然地注目這位城市皇帝走進會場。

大人物先生並不腰纏萬貫,他只是夜夜坐在富豪的高級客廳裡,與他們觥籌交錯;他不拍電影不寫詩,但在周末下午,他會坐在咖啡館裡吞煙吐霧,周圍密密繞著才華縱橫的藝術家以及哲學家;他宣稱是政治白癡,但許多重要的政治領袖隨時都願意接聽他的電話,還帶家人同他一道去度假。你沒法用一樣職業去圈住大人物先生的身分,不能用世俗標準去簡化他的價值。他只是來到這座城市,然後駕馭它。

而他駕馭這座城市的憑據不是因為他蓋出城內最高樓,或是創辦出最賺錢的企業,我以為,全在他登場的姿態。他有股初次見面就打動人心的特質,讓你不能把目光從他身上移開,你想注意他的一舉一動,想傾聽他的一言一語。你觀察他移動身軀的速度,你想,花個晚上跟這人吃頓安靜的晚餐,一定遠遠勝過坐在一群無趣的陌生人中假裝聆聽一場索然無味的三流歌劇。

這就是大人物先生受歡迎的原因。他打扮根本不新潮,他的長相勉強稱上乾淨,他的出現卻總是教空氣起了變化,改變了普通場景的氣氛,就像一名高明的廚師在巧克力蛋糕端出廚房之前,隨手輕輕綴上一顆發出絲絨光澤的紅莓,本來平淡常見的黑色糕點頓時成了嬌貴的手工藝品,讓人精神抖擻,垂涎欲滴。他讓生命顯得如此輕易,令你禁不住想要微笑。

不,大人物先生不寫詩,因為他就是詩,就是音樂,就是迷人的舞蹈,就是城裡最大的霓虹招牌,在最黑的深夜照亮整座城市。

當一名旅人進入城市,瞥見大人物先生,就像目睹一處喧囂的瀑布,一座巍峨的奇峰,或一條動人心魄的海岸線。

一道險峻的岩壁就是一道險峻的岩壁,你所能做的,只是屏息站在那裡,深深領受它的偉大。每個人都知道大人物先生其實除了成就他自己這段都市傳奇,從沒做過什麼真正有意義的事情,可是無人在意。因為大人物先生並不是為了改變我們的世界而誕生,而是為了增強我們對城市的想像而出現。

大人物先生是一種抽象的概念。他代表了某種生活方式,某種價值,某種存在,唯有在城市才會實現。他的存在,印證了我們每一個人對城市的期待與野心。當一個人類如高樓從城市的地平線轟然崛起,跟著美術館、歷史古蹟、新潮大廈、河畔公園與體育場一起成為城市的風景,你只想讚嘆。當你去到森林,你期待見到挺拔的大樹,當你來到城市,你期待看見大人物先生。在大自然的荒野,大人物先生不是萬王之王;在人類的城市,他卻若上帝般呼風喚雨。他象徵了這座城市。

謠言說,大人物先生出身寒苦,錢財來路不明,交友龍蛇混雜,為人圓滑狡詐。在城市之前的他,其實什麼都不是。可是,這不就是城市的奇妙之處嗎。城市,讓每一個身世卑微的混混都有機會站上世界的頂端。

在這個金光閃閃的夜晚,他悠閒踱入宴會, 彷彿不是計畫中,而是不小心路過。一如往常,他迷倒在場的全部靈魂,很快就把整個場子變成他的。香檳酒還沒有喝光,人們已經雙頰酡紅,亢奮失常,像一群等待餵食的雞鴨,焦急盼著他臨時起意的友誼。

而我要趁自己還清醒之際高舉酒杯,敬你,每座城市的大人物先生。

【2008/07/25 聯合報】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少年時期翻讀赫曼‧赫塞的《鄉愁》,過程極為戲劇性。

書的開頭部分有許多關於故鄉村莊與大自然的細膩描寫,卻缺乏可以引人興趣的故事情節。順著一行行的文字讀,逐漸接受了這應該是一本以辭藻取勝的長篇散文,而非提供懸疑變化閱讀樂趣的小說,因此開始猶豫遲疑要不要耐住性子繼續讀下去時,突然書裡那個叫培德‧卡門沁特的主角幹了一件奇怪的事。

他愛上了一個叫蘿西的女孩,想要送花給蘿西,他原本想爬到險坡上摘幾朵薄雪花,卻嫌薄雪花不夠漂亮,於是冒著生命的危險,他鼓起勇氣去摘掛在懸崖上的阿爾卑斯玫瑰。他必須用嘴咬住剪下來的花枝,才勉強手腳並用安全從崖壁上下來。然後坐了五個小時的火車回到城裡,他把艱苦得來的阿爾卑斯玫瑰包好,走到蘿西家,趁機從開著的大門溜進去,「張望了一下傍晚微暗的走廊,把隨意包紮的花束放在寬闊的樓梯上」。

「沒有人發覺,不過我也無從得知,蘿西是否收到我的問候。但是攀爬懸崖,冒著生命危險,只為把玫瑰放在她家的階梯上,儘管有些酸楚,其中的甜蜜、喜悅和詩意還是讓我愉快,至今餘韻猶存。」

少年時讀到這裡,我心中暗叫:卡門沁特,你這個笨蛋!蘿西怎麼會知道那花是要給她的?就算猜到花要給她,蘿西又怎麼知道那花是你送的?就算猜到花是你送的,她也不可能知道你為了摘這朵花所冒的險與耗費的心力啊!卡門沁特,你這個笨蛋、笨蛋!

可是這樣罵的同時,內在有某根神經被觸動了,隱隱地同意了卡門沁特的做法,感受這裡面的愛情有我過去不曾想過的更深層的道理。

愛的不必回報,愛的自足自證,還有愛情進入我們生命,因而幫助我們超越了原本的生命,完成了原本不會做原本無法完成的事,愛情創造的生命奇蹟本身是一份巨大的、無可替代的滿足,甚至勝過想要從愛情對方得到回應的要求。

很難形容那莫名的震撼。少年的我把書放下來,遲遲無法讀下去,不是因為擔心書會太枯燥無聊,相反地,擔心書裡還有更多這種衝擊震撼的內容,捨不得就這樣任意讀過去。

後來當然還是讀了,時快時慢忽快忽慢地讀。書的內容常常顯得如此熟悉,引誘人快快讀。少年成長生活中會遇到的同樣困惑。愛情,尤其是單戀,以及被年紀較大的女性吸引的經驗,濃烈的愛情,卻只能用笨拙的語言與行為試圖表達,在表達的過程中苦嘗一次又一次的挫折。

還有對於友誼的想像與追求。與朋友相處得到溫暖的安慰,卻也往往在和朋友相處中彆扭、受傷,觸動了自己最孤獨孤僻的陰暗性格。

還有自我的追尋,我是誰、我想做什麼、我能做什麼的困惑,乃至恐慌。追尋自我過程中,必然與大人、與大人的秩序發生衝突齟齬,嚮往大人能夠得到的尊重對待,卻又看不慣大人的庸俗與無趣。

這些經驗,《鄉愁》裡的卡門沁特和我們如此相似。

然而書裡卻又無可避免透露出再陌生不過的氣息、氣氛,讓我每讀一段,就不得不放慢速度,苦澀地咀嚼思索。

像是他面對母親與小艾姬與好友波比三次死亡時的態度。每一次那死亡都緩緩降臨,無從逃躲,他也竟然都能不逃不躲,在生命終極的損傷中得到豐富的記憶。

又像是他和艾兒米妮雅深夜湖上泛舟中,既不浪漫卻又最浪漫的對話:

「我可否問您,這份戀情令您感到幸福?悲傷?或者二者都有?」

「啊,愛情並非為了使我們幸福,而是要讓我們知道自己的承受力有多強。」

又例如去到阿西西遇見了愛上他的寡婦,卡門沁特對於不求回報的愛情有了相反的體會:「以前總以為,不須回報的被愛是一種享受。當下,我卻明白了,面對一份無法給予回應的深情,如此令人難堪。」他的態度改變,包括重新評價自己當時徹底不求回報送給蘿西的那朵阿爾卑斯玫瑰嗎?

我這樣一邊閱讀,一邊油然生出了淡淡卻堅持的決心,我一定要弄清楚,赫曼赫塞筆下的卡門沁特,他的生命和我自己,我周遭其他少年的生命,究竟差異何在?

花了二、三十年的時光,我才逐漸摸索出方向,找到了一些答案,或者該說,通向答案的線索。

卡門沁特比我們幸運,在多重情境的環境裡成長。他和大自然間如此親切,他有著全幅完整的田園視野,更重要的,他不斷和其他生命的精采典故相遇。他和李亞特前往義大利浪遊,追索十五世紀文藝復興初期的藝術與人文感受。他研究中世紀的聖方濟,到阿西西體會聖方濟的貧窮,與貧窮中生出的最大慷慨與無邊愛心善行。他廣泛閱讀不同時代不同文明的書籍。

雖然這本書的德文原名就叫《培德‧卡門沁特》,雖然這本書從頭到尾籠罩在培德‧卡門沁特個人的心思與敘述中,但這表面的單聲道中包藏的,其實是多重生命意義的交疊交雜。透過其他生命,愛情對象、朋友以及古往今來文明累積,卡門沁特得以在有限個體經驗中,開發近乎無限的喜怒哀樂感受能力。是的,他和我們有著相近類似的喜怒哀樂,但他的喜怒哀樂,加倍強大、加倍寬廣,因而在如此寬廣幅度中訓練出來的生命,就能夠飛到我們上不了的高度,潛到我們下不了的深度。

除非,我們願意動用自己生命中的一切能量,以敏銳的想像緊緊閱讀,不甘心地跟隨培德‧卡門沁特上山下海,讓他的生命高度深度,變成我們生命的高度深度,或至少是,我們生命高度深度的量尺。

(本文選自遠流即將出版的赫曼‧赫塞《鄉愁》)

【2008/07/25 聯合報】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