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的壞是他的好 他的拙是他的巧

他的曠野上一無所有兀自孕育著豐饒

是情人 讓我顛倒 吃冰發燒

餓得像飽 富得像一張空頭支票

讓我想將他一口吞掉又同時慢嚥細嚼

而他依舊不多不少 如女巫 餵我以咒語

讓我品嘗 背離是茶水 嗔癡是飯菜

吃喝庸俗的生活 不刻意遠離罣礙

偶爾有火山爆發 偶爾 為清涼跳入苦海

是情人 讓我半疑 半信 愛是另類的修行

那樣子亦鬆亦緊 那樣子既遠且近

風箏般收收放放讓我辨認著自由與綑綁

看我纏纏繞繞 他嫣然一刀

看我彷彿太輕易得到 他吹一口氣

讓我飄上幸福的雲端又瞬間墜落

如此一句句閱讀

他的平仄 他的明暗 他的深 淺 濃 淡

一字字註解 我的追尋是我的叛逃

讓我自首慾望是慣竊 忍不住盜取

新邂逅的保險箱 卻只偷得虛空與貪婪

而他緘默 成一圈颱風眼 讓我天旋 地轉

恍惚中遇見 他的冷是他的熱 他的傷口

是他的音樂 他的蟄伏是他的飛舞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17 Wed 2010 23:32
  • 置頂 買醉

無法形容現在上班的氣氛

晚上 同事、主管帶著憤世的難過  兩個今天都在辦公室哭了 到快炒店買醉

這中間的過程因為是商業機密 不好公開

看著新來的執秘一杯一杯喝 淚一直掉 卻什麼也不能做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應時也剛好對於一些狀況有共鳴,

給自己參考也分享給大家。

 

【聯合報╱陳克華】
2010.03.16 01:27 pm
 

好友的母親在發現罹癌的一年半後,過世了。

比起醫師當初所預期的,算是長了些。但這期間好友所經歷的,不知該如何形容。主要是來自四面八方突然湧至的建議,使得好友的母親除了在醫院接受正規西醫的 標靶藥物治療之外,開始使用貴得嚇人的生機飲食,並做氣功治療,延請喇嘛作法除障,四處覓得宗教大師祈福,一些具特異功能的朋友以水晶偵測食物能量開出了 菜單,並自家中「請」走了一些陰暗的「眾生」,並和祖先「溝通」。好友頻頻算命之餘,也開始為母親每日蒸煮五穀飯,早晚誦經迴向,並聽從大師指示喝溫開水 時絕不熱冷摻和,而得等熱水自然變涼,等等。

好友的母親告別式那日,我遵循事先告知的dress code(服裝要求),以普通的正式普魯士藍西服入場。但沒想到全場蘊藉華美的貴賓們卻多是一身名牌素黑禮服,讓我「萬綠叢中一點紅」,好生尷尬。

告別式以音樂會的形式進行,在好友上台開場致詞後,便是約一個小時的室內樂團演奏,以好友母親生前喜歡的台灣民謠改編而成的樂曲為曲目,同時舞台背景放出 了美麗的各式花朵攝影的power point,輔以一些節錄自中西文學裡的有關生死、告別、思念等的金句美文(就我記憶及涉獵所及,有泰戈爾、鄭愁予、蔣勳等人的詩句),隨著節目進行,眾 人不禁陶醉在這優美的樂聲及濃郁的文學氛圍裡。音樂結束,場外早已備妥精緻的外燴料理及自助餐點,一樣由身著素黑制服的侍者體貼招呼。賓客們離場時每人皆 在門口收到一張隆重的謝卡,及一大朵插在玻璃小瓶中的石斛蘭。

事後好友在電話中不經意提及:所有來參加告別式的人都說:「太美了!」──這是他們一生當中所參加過的最美的告別式。

不知為什麼,好友的話在我心中,聽來有些刺耳,尤其是那個「美」字。

告別式,不該就是與往生者告別的儀式嗎?與「美」何干?與那些音樂、美食、詩句何干?為何在那場告別式中我感受不到「好友母親」?「她」在那場「太美了」 的告別式裡被「美」淹沒──而她,不才是主角嗎?

想起《道德經》所說:「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美與善原都是源自人性裡不經分別、不假思索的流露,一旦有絲毫造作,有了 「之為」(後天的定義),有了「天下皆知」(隨眾從俗),那美與善就可能失去溫熱活潑的生命,可能有了質變,甚至可以化作一場災難了。

記得勞勃瑞福初次執導的電影《凡夫俗子》(Ordinary People, 1980)裡,那個因罪惡感而自殺未遂的兒子,質問冷酷的母親為何在參加哥哥的葬禮時,不斷地抱怨並在意她的黑色禮服質料不佳及裝扮不夠完美。

「一個完美的葬禮所需要的,不就是真心的哀悼與哭泣,不是嗎?」

我聽見每個人子在問。

【2010/03/16 聯合報】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公在上週日過世了

前幾天聽到爸爸說阿公覺得與病魔對抗的日子好辛苦

一向樂觀不說苦的阿公 這是罕見的話語

隱隱約約感覺到有什麼事會來到 只是不敢想

 

我們孫子們對阿公的印象老實說 非常模糊

因為他幾乎都在外打拼 家裡所有大小事皆交由阿婆掌管

我與他接觸最深的印象 很小很小時  那次幾位家族親人一起在池塘中的船上抓魚

不知道被哪位親戚撞到 我順勢掉進池裡

眼前黃水混濁  越遠只剩黑暗  現在都還記得那時看見的畫面

我還未意識到什麼是危險及害怕  感到一股力量將我抽離幻象世界 看見藍天白雲

阿公的手 毫不猶豫的將我拉起 

據其他人描述 大家都嚇壞了 只有阿公繼續划船  我則是呆楞楞地蹲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起了個大早  在台北要上連續兩天的青年救災志工培力營

搭上火車 轉了捷運  沒想到才接近八點人就已經不少

找到一角站著  幾分鐘後習慣性看向坐在前方的乘客

這一眼 讓我突然神經緊繃  開心害怕難過全攪在一起

雖然帶著口罩 但離記憶中最後一次見面的樣子幾乎不差

或許是 也或許不是  但還是慶幸我在等捷運時就已經拿書出來看

剛好派上用場   讓自己有區隔的時間和空間 想著該做什麼反應

但就在思考間她站起來 忠孝復興站下車 我所預演的行動成了科幻影片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