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簡媜的文章可以輕易的寫入我的生活,我的思考。
她總是帶著悲憫的心,又以幽默的口吻看待世間的一切殘忍處。

在街頭,邂逅一位盛裝的女員外
【聯合報╱簡媜】
2011.12.19 04:07 am
 

圖/幾米

我應該如何敘述,才能說清楚那天早晨對我的啟發?

從人物開始說起還是先交代自己的行蹤?自季節下筆或者描述街頭地磚在積雨之後的噴泥狀況?我確實不想用閃亮的文字來鎖住一個稀鬆平常的早晨──上班時刻,呼嘯的車潮不值得描述;站牌下一張張長期睡不飽或睡不著的僵臉不值得描述;新鮮或隔夜的狗屎,雖然可以推算狗兒的腸胃狀況但不值得描述;周年慶破盤價的紅布招不值得描述;一排亂停的摩托車擋了路,雖然我真希望那是活跳蝦乾脆一隻隻送入嘴裡嚼碎算了,但還是不值得擴大描述。

秋光,唯一值得讚美的是秋光。終於擺脫溽暑那具發燙的身軀,秋日之晨像一個剛從湖濱過夜歸來的情人,以沁涼的手臂摟抱我。昨日雨水還掛在樹梢,凝成露滴,淡淡的桂花香自成一縷風。我出門時看見遠處有棵欒樹興高采烈地以金色的花語招呼,油然生出讚美之心。這最令我愉悅的秋日,既是我抵達世間的季節亦情願將來死時也在它的懷裡。

一路上回味這秋光粼粼之美,心情愉悅,但撐不了多久,踏上大街,塵囂如一群狂嗥的野狼撲身而來,立即咬死剛才喚出的季節小綿羊。這足以說明為何我對那排亂停的摩托車生氣,甚至不惜以生吞活蝦這種野蠻的想像來抒解情緒,我跌入馬路上弱肉強食的生存律則裡,面目忽然可憎,幸好立刻警覺繼而刪除這個念頭,舉步之間,喚回那秋晨的清新之感,我想繼續做一個有救的人。當我這麼鼓勵自己時,腳步停在斑馬線前。

燈號倒數著,所以可以浪費一小撮時間觀看幾個行人,從衣著表情猜測他們的行程或脾氣的火爆程度。但最近,我有了新的遊戲︰數算一個號誌時間內,馬路上出現多少個老人。

之所以有這個壞習慣,說不定是受了「焦慮養生派」所宣揚的善用零碎時間做微型運動以增進健康再用大片時間糟蹋健康的教義影響(糟蹋云云純屬我個人不甚高尚的評議,可去之)。譬如︰看電視時做拍打功,拍得驚天動地好讓鄰居誤以為家暴打電話報警;等電腦列印時可以拉筋──沒有腦筋的話就拉腳筋,捷運上做晃功晃到有人害怕而讓座給你;在醫院候診時做眼球運動,但必須明察秋毫不可瞪到黑道大哥(瞪到也無所謂,等他從手術室借刀回來,你已經溜了)。我一向輕視這些健康小撇步,總覺得這麼做會滅了一個人吞吐山河的氣概;文天祥做拍打功能看嗎?林覺民會珍惜兩丸眼球嗎?但說不定我其實非常脆弱且貪生怕死,以致一面揶揄一面受到潛移默化。剛開始,必然是為了在號誌秒數內做一點眼球運動,企盼能延緩文字工作者的職業傷害──瞎眼的威脅(何況,我阿嬤晚年全盲,她一向最寵我,必然贈我甚多瞎眼基因),接著演變成數人頭,就像小學生翻課本看誰翻到的人頭較多誰就贏,接著,我必然察覺到那些人頭白髮多黑髮少、老人多小嬰少,所以升級變成給老人數數兒。很快,我得出結論︰閒晃的大多是老人,街,變成老街。老人此二字稍嫌乏味,我暱稱為「員外」,正員以外,適用於自職場情場操場賣場種種場所退休、每年收到重陽禮金的那一群。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不幸的,竟然就在我家前面的道路封街舉辦造勢晚會,

管他是哪黨,這樣做已經影響到整條街居民的生活,

況且這條街幾乎都是商家,要別人怎麼做生意?

競選宣傳車大剌剌停在我家門口,擋住機車出路,是以為我們都不用出去專心參加競選大會是嗎?

很幸運的,讓我發現並親身經歷此陣營的素質,

對面賣麵的老鄰居說,對方有個幹部說他們特別從高雄上來,東西都沒吃,給他一千塊要他做五十碗麵,

他很不開心,不只是他沒有一碗二十元的麵,封街讓他們不用做生意了。

IMG_0581.JPG  IMG_0582.JPG  

我搞不懂,明明場子旁有個停車場可以租位子,為什麼偏要用封街的方式?

對面另一位店老闆生氣說,還沒當總統就敢封街,當上還得了。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我鋼琴來說,他真的是救火英雄,打開琴蓋時才讓看到自己疏於照顧的罪證,

好幾跟琴鍵連結的木條都卡在半空中,難怪都按不出聲音,

以前對調律師印象很不深刻,只知道他們很有耐心的一個音一個音測,

直到我發現鋼琴對我的意義,這次決定好好和他打好關係,

問清楚如何才能讓鋼琴健康的長命百歲。

IMG_0577.JPG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250.JPG  

我的神經對外聯繫路線突然全遭站線,

首次上ptt去問個國考問題,就突然被莫名人士不客氣的像面試詢問我的過去,

你哪兒人、為何認識我也不說一聲,不耐煩的再次請教是何方神聖時,

忽然手機響了...唔...又是你,在我考完試那天的晚上約聽音樂會阿,

其實很想說,不是不喜歡和你出去,是很不習慣只有我們倆,

最近很多討論男女是否能純友誼,我很怕你是不行的那位。

況且,那天我才想要約別人呢(這才是我拒絕的理由吧?)

發的文章馬上有幾位人士回覆問題,讓我也忙著回覆及討論,

版友熱心提點讓人感受一同為國考努力的溫馨。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像每當我有感冒前兆頭疼的昏睡夜,做的夢總是格外清晰,

夢像是會成長般有它生活的劇情,讓我不忍起床離開似幻似真的感覺,

賴在床上,意識著將逝去的夢,像無法黏回掉下的葉子,竟有一絲沮喪。

 

不禁想著,到底幻想是真亦或是現實是真?

夢境裡大膽的又巧妙的上演現實中不敢面對的問題,不論是逃避或是期待的事,

逼迫夢中的自己正視,那些不經意忽略卻又次次侵擾的往事稽核員,

救出被理性鎮壓在五指山的放肆孫猴,親捧總在遠觀而無法褻玩焉的蓮花,

看著夢中自己渡過現實中認為的不可能任務,救贖了勇氣。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