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和兩位男性友人聊到一些較深的話題,發覺到一些共同的特點,
覺得很有意思,於是寫下一些想法。
  兩位都像是身負法官職責專職批判所有身邊的人,說得不無道理,讓
人覺得是個看法,但是我怎麼聽,都覺得沒有後續,他們專職批判,卻沒
有進一步說明怎麼樣幫助才是好的,甚或有試著幫助卻沒效,於是放棄。
我知道他們都是能力很強的人,其中一個更是可以感覺到思路巧妙的頂尖
頭腦,可是這位朋友在人際上常常碰得一鼻子灰,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把高
處不勝寒來當成人際適應不良的歸因,我常覺得很可惜,一位頭腦頂尖的
人卻不斷的批判他周遭的世界,每次和他聊天都感覺全世界都負了他,他
也知道自己的問題,卻覺得要改變不是光自己就可以的,因為其他人的等
級無法聽懂,他的等級是指修行的等級,因為他有在修密宗(很妙吧),
不是指頭腦聰不聰明的等級,我每和他聊天就覺得密宗真是個奇妙的宗教
,他很多想法受到密宗影響,在他身上我發現了現實和密教條約的矛盾,
他修得快不快樂?在我看來,現實世界中他有產生憂鬱症的潛力。
  另一位也是批判得頭頭是道,論點我有些贊同有些不與置評,但總覺
得少了些什麼,那種關懷的成分;他是個很有主見的人,但就像鋒利的刀
子切出分明的邊線,卻任由流血轉身離去,還心滿意足的欣賞自己的刀法
俐落。有主見很好,但我不喜歡這種粗暴的自負。

  但我還是喜歡和他們聊天,因為每每聊完都會刺激我對事情產生新的
想法,往往是因為贊同或不贊同他們的論點而自我省思所得。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