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本來設定自己練琴只用一個半小時,然而當手指躍上琴鍵,大腦的
理智隨即失效,無法在現實的時間軌裡停下,感性使離開的腳步都學會脆弱。
  中午約朋友嬋一起吃飯,聽到對於友情變淡的無奈,我們都是這樣行事
風格的人,妳的感覺我有經驗,那種不平等的在乎,特別讓人覺得失落,是
不願承認遺失的脆弱。
  下午是首次在太魯閣馬拉松後的跑步練習,目標是要在30分鐘內跑完5公
里,但我跑到第七圈時,那次馬拉松疼痛的地方,非常清楚的再次使我感到疼
痛,讓我很難過又無助,看來已經是受傷了,但我現在去看醫生,如果要我休
息調養,要如何面對美國行的體力和行程?原來,我的身體潛藏著脆弱。
  我想,還有很多脆弱,獨自生活在各個角落,不期望著被發現,但如果被
看見,總希望能受到安心的照顧。
 
  脆弱是這麼被動的和人互動著。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