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練排球,因為阿夢某次丟小球做太小,使我用有點半撲的腳步去接球,
沒想到教練很認真的說「沒錯,不過手要先下去。」他很認真的教起撲球正確的
姿勢讓我有點驚訝,但不學白不學,也就學著如何撲球,發現還真有大學問,擔
心受傷產生動作無法順暢,還要注意重心,幾次撲球都變成大翻滾,動作難看至
極,也讓身體不少部位撞擊到地面。這次只是初步嘗試,還不清楚要怎麼做才能
順利撲球。 

 回家發現手肘有擦傷和黑青,莫名有種成就感,像是標記著「我做過」的證明
,看著黑青的傷口有種,懷疑有自虐的傾向,突然讓我聯想到最近看的書—《割
腕的誘惑》,書中在探討為什麼人會想要自殘,既然會痛為什麼還有人不斷有這
樣的行為?書中的個案並不是不會感到痛,而是因為有太多痛苦是他們自己無法
掌控,這時藉由自殘看到流血,感覺到痛,他們才覺得自己是存在著,用可以感
覺到的痛來抵擋精神層面更巨大的痛;再來有的個案因為小時受到雙重束縛,當
他們覺得痛楚時別人(通常是父母)卻說是因為愛他才這樣做,於是他們將被愛
和痛楚連結,一旦離開重要他人而感到寂寞時,他們就會自殘以重溫被愛的感覺
,來感覺自己是被愛的。我讀到這心中好悲傷,是怎麼樣的精神痛苦會讓人想要
藉著自殘來減輕?童年經驗影響到有人會為了尋求被愛的感覺寧願傷害自己來得
到,自殘,並非代表個案不想活,而是個案想要活下去的求救訊號!
  這和我欣賞自己傷口有一樣的心理意義嗎?我應該還不到那樣病態,不是為
了得到什麼目的才做的,那些是在追尋目標過程中留下的證明。
  
  今天從書上看到一句話,覺得很有振奮力
  
 「去他的不確定性,做就對了!」

                  - H3創意人-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你曾經喊我一聲姊夫XD
  • 去他的不確定性,做就對了!
  • 我還是不知道你是誰啦@@
    姊夫?? 是誰啦T︿T

    Fanshine 於 2007/12/10 23: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