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忐忑的心情,車窗裡望見中正機場的行廈,一架飛機從天上劃過,車
子往第一航廈駛去,馬來西亞航空的標誌列在指示牌上,心中稍微安心些,
爸爸將車子開進停車場停好車,下車後想要幫我提後車廂的登山包,我說讓
我自己來,畢竟未來幾天就是要背著滑雪,是要讓自己習慣了。爸媽和我一
起走地下道進到第一航廈,看一下手錶:五點五十九分,時間抓得真剛好!
電梯打開一剎那看到同行的同學,心又安了些,他們微笑指示我們集合地點
後就往廁所方向走去,我和爸媽就向集合地點走去;從遠處看我們這團人很
顯眼,背著登山包而沒有帶行李箱,又都穿著綠色團服,陣杖很大呢!

  Ben和爸媽寒暄一陣後就準備開始檢查行李,他認為多餘的東西都不能
帶去,搜出的東西都請我爸媽帶回家,等接機時再帶回來。我們就在大廳內
把登山包裡塞的東西全部都翻出來,因為我在Ben旁邊第一個被檢查,他把
我和老哥精心準備的換藥用品全部拿走說不要,因為他有急救包,又把我帶
的巧克力粉拿走,吃的東西都要拿走,又把我的內褲拿起來要大家注意(超
尷尬)說內衣褲帶一套就好,我拿出好多東西,爸媽也在一旁一直笑,不過
是有點不知所措的笑,老媽很難想像這樣我要怎麼過,然後老師丟得差不多
後就換下一個人檢查,我有點害怕這樣我真的可以生活嗎?老媽又偷偷塞回
藥給我,因為在去之前腳和手指受傷都需要吃藥,加上美國看醫生很貴,老
媽特地去做中藥讓我感冒或頭暈時吃的,不帶真的很可惜。等大家都整理完
收拾好,也差不多要登機了,大家在行廈大廳內照了張合照,臉上是笑著,
但內心有對未來充滿未知感到些許緊張;通過檢查站後就是免稅大街,由於
離進登機門還有半個小時,大家就去晃晃。因為臨時被重新分組(本來的兩
位組員沒通過跑步測驗)對新隊員不是很熟悉,就在這逛街期間有點尷尬的
緩緩進行認識的階段,但一直等到回國,跟他們還是不熟,蠻弔詭的。

  11點登機前,大家都已在登機門前等了,看到各色的人,印度、阿拉伯
、華人和西方人,讓我提前感受到美國容納多元文化的特色,很興奮希望看
到不同的人是怎樣生活的。拿出機票檢驗後走進機艙,是坐中間的位置,運
氣不好,只要是坐飛機我都想要坐窗邊,畢竟能有這樣的視野機會不多;飛
機走走繞繞的,完全看不懂燈亮和線條的關係,只知道飛機忽然停住在直的
跑道上時,就是要衝刺拔地了。當然最後也是到了要拔地的時刻,心中有種
奇妙的混合感,離開是興奮,是擔心,也是感傷。
  
  身體傾斜著,鵝黃的路燈越來越小點,夜空下的城市,是誰倚著窗櫺許
願?是哪對情侶正互相依靠談論著劃過眼前的飛機?是誰的夢裡在坐飛機?
心中只管不停的和台灣說再見,帶著所有人的祝福飛入雲層,我們來到特異
的時空;時間倒退,生活在幾萬公尺高的天空,而衣食保母由空姐空少取代
,碎紫色旗袍的身影間有深綠色西裝的來回穿梭,幫大家送餐是最忙碌的時
刻;吃完這份宵夜餐,大家都正常的陸續休息了。

  漸漸閉上眼睛,不知道醒來時外面會是亮的嗎?會已經回到昨天了嗎?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