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排戲結束已經12點超過,因為後面還多加了導演的訓話;覺得導演
真的辛苦,有那種幼稚耍帥又愛反抗的演員真的很頭大,台下一條龍,台上一條
蟲,忽然明白為什麼之前英美系的公演臨時取消,原因只因演員和導演鬧不合,
現在想想還真會讓人火冒三丈。
  整體的戲要排好有賴大家的表演,稍微有人表演錯誤就全部從頭來,如果每
個人都出錯,時間就在不斷重排狀況下啃蝕殆盡。先不管別人,覺得自己也有障
礙需要突破了,明明平常就可以隨時演起來,現在旁邊有導演盯著就會感覺不自
在,演起來被導演說很僵硬,動作不多也不明顯;可是我覺得自己一加動作,通
常都是要被修的命運,雖然導演和老師都不斷強調演員盡量自己要多給,然後導
演才有東西可以修,可是相對的如果自己認為有創意的部分表演出來,卻反而被
導演狠狠修了,這樣其實很傷演員的自信。或許演戲困難的地放就是這,要相信
導演,要接受客觀的評判,要赤裸的看清自己,畢竟導演是最客觀感受到我們表
演的人,演員當下其實很難感受到自己動作給人的感覺。
  
  第八場的走位大家好像無頭蒼蠅在亂飛。

  今天下午照例去游泳,接近泳池時就聽到懷念的老歌-eagles的 Hotel Califonia,
心情為之舒放,寒假去美國時,在好萊塢的晚上,路邊有街頭藝人就在表演這首歌,
當時完全沈浸在歌詞的描寫裡,置身其境倍加感動;今天在泳池畔再度聽到,恍如
隔世。

  書上看到有感的句子:

  我們是現代紀元的產物,這讓我們的生命豐富,卻也使我們陷入進退兩難的處境
。我們並不只有一種身份,我們的根變得越來越難挖掘。雖然很重要,但也是最容易
逃避的事物,因為根裡頭往往埋藏著痛苦—這就是當初我們離開根的原因。
            - Natali Goldberg -   <心靈寫作>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