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難得寫了一次這麼有感情的文字,竟然因為斷線沒有存到而流掉,實在
很嘔!很想再寫卻又很不想,討厭!算了,自己記得就好。

  早上出門看到一幕,狗兒正從一家門前叼走一隻拖鞋到牠的窩裡,我是目擊證
人,牠還叼得自在從容,讓我一直笑,真開心的早晨。


  昨天聽到一件不同的生命經驗,我感到佩服,也感到難過,那種似乎只有在連
續劇或電影出現的角色,現實生活中真的有這樣的生命,我是不是該到醫院的急診
室裡坐一天,感受一下什麼是痛呢?

  最近喜歡聽貝多芬的月光,古典是永遠不退流行的經典,耳朵最後還是偏食。
讓我想起人間四月天裡的林徽音,她有首詩歌,現在很有感覺。

   <誰愛這不息的變幻>

   誰愛這不息的變幻,她的行徑?
   催一陣急雨,抹一天雲霞,月亮,
   星光,日影,在在都是她的花樣,
   更不容峰巒與江海偷一刻安定。
   驕傲的,她奉著那荒唐的使命:
   看花放蕊樹凋零,嬌娃做了娘;
   叫河流凝成冰雪,天地變了相;
   都市喧嘩,再寂成廣漠的夜靜!
   雖說千萬年在她掌握中操縱,
   她不曾遺忘一絲毫髮的卑微。
   難怪她笑永恆是人們造的謊,
   來撫慰戀愛的消失,死亡的痛。
   但誰又能參透這幻化的輪迴,
   誰又大膽的愛過這偉大的變幻?

 

    而我的月光什麼時候可以完完整整練成呢?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