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最後一次導生聚,陰雨的傍晚,和老師在9803裡聊著。
  
  其實老師沒有想像中的恐怖(那種超級諮商員的透視能力),對談中
澄清一些自己想像的特質,聊著近況,老師就像一個朋友般聽著;想利用
這次見面解決存有的疑問,自己和老師的都有,問著老師怎麼看我,老師
一針見血的回答在不熟的狀況下,看到的東西都很表面,所以知道怎麼看
我沒有太大的意義。然後我們聊到系上的狀況、建議我未來可試著走運動
員心理師,研習運動心理學,我說自己比賽的壓力有時後都很難受哪有能
力可以幫助別人,老師說:「就是因為缺乏所以才要學阿~」又有種解開
自己迷團的頓悟。聊到六點才發現時間超過了,我們起身道別,我趕去上
語文中心的課,一路上回味著苦可可的香濃和餅乾間奏的輕鬆對話。

  默契絕佳的成功表演,更加深彼此的情感;雨中漫步閒話、幫撐雨傘
,在意外中自然的發生了。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