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秒,我愛妳
【聯合報╱吳仁麟】

於是那個從紐約回來的女人和他聊到了《色,戒》。

「怎麼說呢?看完那部電影之後,我整個人traumatize兩個星期。」她這樣跟半頹廢男人說。

對他來說是個很陌生的英文單字,他問了她這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

中文程度和半頹廢男人英文程度差不多的她支吾了半天,還是說不清楚。

一旁的朋友幫她補充翻譯了半天之後,半頹廢男人終於懂她的意思。不過,並不只是懂了她的解釋,而是了解有些心情用英文來說會更具體清楚些,他其實也了解她想說的那種感覺用中文說是很難說清楚的。

是精神受創的意思,traumatize不像崩潰那麼嚴重,而是程度不明的精神受傷,就好像一個人手指頭被紙張割傷那樣,傷口也許不深,但是總會痛個好幾天。

他無法理解她為何會有這樣的感受,對他來說,他記憶最深刻的是電影的最後,湯唯跟梁朝偉說的「快走」,對他來說,「快走」這兩個字就等於這整部電影的答案。

他說,那是告訴他,一個女特務被愛情征服,決定放棄這個世界,一種殉道的淒美;對她來說,愛情不只是愛情,更像宗教,讓她選擇在最關鍵的一秒,為愛人放棄了自己的生命和所謂的國家利益,等於為了愛情把大我和小我都丟了。

她聽他這樣說,開始覺得眼前這男人懂她,但是也不懂她。

「也許,她在說『快走』的那一秒就後悔了。」她說,女人的感情就像海裡那起起伏伏的潮浪,自己常常都搞不清楚下一秒愛不愛了。

她接著說了讓她精神受創的原由,因為跟自己的感情歷程太像了。

「女人在愛上一個男人之前,總要用各種方式去幫自己找理由,甚至都已經身陷其中了,自己還搞不清楚。」她對其中幾場情慾戲所要表達的意思作了這樣的註解。

「但是,就在那許許多多起起伏伏的瞬間,在許多次的愛與不愛的思考之後,她就走到了你說的那一幕。」她說。他那個觀察其實就等於是她所說的那些讓她精神受創的劇情總結,這也是她一直以來感情路上最受傷的事,那種愛情的不確定感,讓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走進一段愛情的,然後,不管一段感情的獲得或失去,都是自己在事後找藉口。

「聊聊你的女人吧!」她忽然話鋒一轉,這樣問他。

他笑了笑,用很含糊的方式應付了兩句,只告訴她,他有個聰明、美麗,但是卻強悍頑固的女人。

「就像妳說的,有時候我也不知道下一秒她對我的愛在不在。」他老實的這樣對她說。

「是啊,就像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怎麼會在這一秒有愛上你的感覺。」她忽然對他開了這一槍。

他只得大笑,以掩飾那不知所措的慌張,他知道那只是她這一秒的感覺,這一秒過去,她也許也就忘了。

而他,也開始認真的思考著,這一秒,他心裡的愛到底在哪裡?

【2008/05/10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