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晚上看了戲劇社公演,和學妹一起看完整個失望,於是鈺舜提議花蓮影
城有母親節特價,一場電影100元,她想要去看,我考慮了一下,對於很嘔花時
間看一齣沒有應有價值的表演,讓我很想找事情填補壞心情,由於明早沒課,於
是答應要一起去夜衝,出發時已經晚上九點五十分了呢!   學妹說11點30才有那部她想看的影片,想著中間時間我們要做什麼,於是又
很衝的說要去看螢火蟲,就往鯉魚潭騎去;一路上沒遇到幾個人,加上又是山路
有很長一段都是暗的,我不去多想什麼,只是專心的騎車。到鯉魚潭沒見到什麼
人影,有一點擔心,剛開始還騎錯路前方都是雜草只有車燈照路,越騎越毛,還
好學妹即時發現走錯路趕緊掉頭。我們把車停好走去潭邊,聽說潭邊有很多螢火
蟲,但是發現我們好像太晚來,螢火蟲都下班了,連一隻都沒有耶!我們勾著手
走了一段黑路,沒看到螢火蟲決定要騎去市區看電影。
  到了影城進到大廳,發現都是一對對情侶,不然就是一團人在聯誼,夜晚的
影城裡賀爾蒙無限發散。我買了很久就想要吃的爆米花,因為是電影院的,記憶
裡最好吃的就是電影院裡賣的爆米花;小杯還是很大杯,就和學妹一起分著吃。
剩下10分鐘開放入場,移動中赫然見到同學從另一廳裡走出,打招呼的同時大家
都很妙的用八卦的眼神,探視著彼此身旁的人,畢竟這麼晚會在電影院裡,通常
是約會。我們是第一個入院房,發現位置不錯在一個角落,影片開始也沒有人坐
到裡面,比較輕鬆自在;我們看的是金城武演的「死神的精準度」,學妹因為金
城武想來看這部片,我則是好奇怎麼用不同的方式探討死亡議題。
  片子還蠻搞笑的,也有引發思考的地方,人應該好好完成自己的目標,這樣
才會死得有意義。看完已經凌晨1點40分,散場一下子又都不見人影,這種兩人
獨處的時刻讓我有點不知所措。發現學妹今天很自在的說出心裡的一些話,和平
常問什麼都說不知道有差別,是不是因為凌晨一過人就會開始解放語言了?我行
我素的人也變得熱情起來。
  進校門時學妹竟然要我放她在門口,說怕要登記麻煩,自己走回去沒關係。
我的天有沒有搞錯?這麼晚要自己走去宿舍很危險耶!應該是熬夜讓她頭昏了。
我還是載她到宿舍,互道晚安。

  歐,已經很久沒這樣衝了!老人一枚啊。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