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梁正宏】

不意你用造船心情,拾起我的軀體,削平背脊,輔以制式尺規,度量我方寸的長寬。然後用那冷冷鐵釘,深嵌低俯腰身。續又刨銑我的肌膚,裸露如浪紋理,說那便是歲月的海洋,起伏在生命裡,不堪回首的暗藏刻痕。

會痛嗎?你不曾回答,就像我不曾問過的傷。

靜靜,我只能這樣信守地站著。貼齊你坐姿的胸口,傾聽抱懷壘塊傳來的洶湧波濤。剛好瞥見漏網的情字,悄悄潛入你心房的傷口。

有淚光拍擊比灘岸更遙遠的潮聲,心事沉浮。你我相逢在失眠的夜晚,記取我點亮一盞燈熒,鋪陳玻璃墊下的寧靜海洋,讓思緒的鷗鳥、逐浪的鯨豚,伴隨你在散落的文字間撐篙力航。

航向何方?你默默地將飛揚的想望開展成無際的風帆。疾風也好,苦雨也罷。如航行的書桌,在清醒和狂醉的甲板上,你以熟稔的手勢,將悸動的羅盤撥往遺忘的港灣……

快樂與憂傷,紛紛自雙肩跌落。沒有浪紋留下。

【2008/08/03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