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午後到那間中醫診所治療腳傷兼看內科
  難得大廳如此清靜 午後的烈陽讓民眾降低出門的慾望
  心情愉悅的看著候診號碼只有一位需要等待
    醫生釐清最近豆豆狂冒並不是出問題 還是好現象
  把之前累積的負擔都釋放 能冒出來是好事
  原來冒豆豆是好事呢
  之後因要調整腳關節到小診間躺在床上
  忍受完醫生的推拉調位
  躺在床上做後續電療 靜靜感受那舒麻
  不久旁邊床位來了一位婦人 
  是給另一位以手勁聞名的醫生看病
  醫生要她躺好 我心中一凜 
  光是讓他按腳我就想飆淚了 不敢想像婦人皆下來的遭遇 
  果不其然 陸續聽到婦人的哀嚎和大叫
  最後婦人哀求醫生停手 醫生也順勢說可以了

  醫生接著告訴婦人 現在已經把位調回去
  問婦人做什麼怎麼會到現在才調
  婦人說自己開麵店 找不出時間來看
  醫生要她接下來至少兩週都不要再彎腰或提東西
  婦人說 可是我不能休息 店還是要營業阿 
  而且晚上就要繼續工作 (她自己又喊疼了一聲)
  醫生唉了一聲 說那至少不要彎腰 
  婦人說 彎一點點可以吧 
  醫生嚴肅的說不要試 一試絕對又回來
  婦人又問那什麼時候還要再回來治療
  醫生說這幾天都要連續來看 
  婦人頓時囁嚅 時間空白
  這空白 我看見 受傷它並沒有一如往常受到關心
  好像只是柴米油鹽生活中的一小部分
  對婦人來說 那只是腰酸背痛 雖然入夜時分會暗自喊疼
  但比起掙錢養家 那只是個腰酸背痛

  婦人說那我可以等一下就治療嗎 因為晚上還要工作
  醫生說可以 記住絕對不要彎腰
  婦人帶著氣虛的聲音說好 好
  
  在布幕另一邊 我感到慚愧
  母親再怎麼累 都不會讓人知道 
  生活中不該認為什麼是應得的 背後都有許多人流過汗水 
  而我 也不該才那樣 就喊累
  真正的累 是認真的 認真得說不出累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