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和乾爸約好去看一家他認識在開的建築事務所的建築師,那是
幫我們蓋新家的建築師,老實說老爸不是很滿意他蓋出來的結果,我也
不喜歡,可是想說既然有機會接觸真正執業的人,至少還是可以瞭解現
況。
  帶著聽故事的心情到了事務所,坐定後建築師還在打電話,然後邊
抽煙,我頓時心情很X,這種建築師扣分都不夠扣,想到還要忍耐和他

說話,我安慰自己至少來的目的要達到;他掛斷電話後直接和我說要我
不要來讀建築,說現在什麼不景氣啦、建築走下坡啦,台灣沒發展啦,
順便把門關起來讓冷氣同煙味一起讓我們享受,我靜靜的聽他描述該懂
什麼、案子有多難接,心中不停的打問號,既使大環境建築的確有漸緩
成長的趨勢,但有沒有想過是自己的因素?還是有房子在蓋,還是有建
築師天天忙得不可開交,這樣毫不尊重別人的吞雲吐霧和隨意的穿著,
也揭露出一些不得寵的根源。最令我莫名的是他竟然說現在的教育應該
要更早分工,高中就要專工不要讀什麼歷史地理,讀那有什麼屁用(沒
錯,他以屁用來形容),又不需要知道黃河在哪它多大,對工作有什麼
幫助?我出言表示可是現在教育反而強調大學新生都不要分系了,他緊
接著說現在都是分工執行,只需要專業能力,誰管你懂什麼,現在才不
需要全才,是專攻。心中覺得聽聽就好,人家讀輔系雙修是讀好玩的嗎
?但也有一部份在想是不是學院和現實之間的差距呢?旋即問他一個建
築案從頭到尾的過程,我只想要知道這個,聽完就走人;這部分倒是聽
到許多不懂的,並且看到競標案子的企劃書是怎麼寫,工程需要什麼樣
的人,大概瞭解形式,他建議我要先讀一些建築法和規則,以後都會有
用,這點我同意,於是那出筆記記下來打算有時間借來看;終於可以用
這來做結尾,已經過一個小時,我吸了他一小時的二手煙精華,漸感到
頭暈目眩中。總之他希望我考慮讀室內設計或景觀設計,他說建築現在
沒頭路,恩,謝謝他的提醒,但我卻從他的話中,聽到反而有更大的商
機,因為我要讀的是建築設計不是土木營造等,他說現在台灣以舊屋翻
修和環保建築為主,就是這樣才需要設計阿!而且我又不一定要在台灣
工作。結束已經中午,乾爸也希望我好好考慮,我覺得他們新的資訊應
該還不是很清楚,有些東西不是我需要擔心的,但還是謝謝他們讓我有
機會從別的角度認識建築;說著就和乾爸回幼稚園*(註)吃中餐,預料
將會遇到許多認識的親朋好友,然後開始各式各樣的意見表達。
  剛進去時人不多感到安心一些,但人陸續出現,園長、幼稚園班級
的王老師、大姑、凱琴姐姐等,開始問我畢業現在在做什麼,等我說完
又有一番討論,大約分成兩派,一派認為走自己興趣就好,不喜歡又繼續
也沒幫助;另一派認為心理讀四年不繼續很浪費,未來是個看好的行業,
不然就是建築很累要很拼,要接案需傑出才行(哪行不要傑出的呢?)還
是先拿到證照自己能吃飽再說,有時還是需要為五斗米折腰…。我整個覺
得自己在和「建築」見公婆,要愛它很深才能抵擋眾人的影響,不隨意動
搖,看著大家七嘴八舌,我想著以下的小說版:

  我:我所選擇未來的理想伴侶,他叫建築。
親友一:怎麼忽然想要和他在一起?不是和心理處得好好的嗎?而且你們
    認識四年了耶!
  我:心理有一部份的確和我相契合,然而同居一個月後覺得有一大部
    分不適合,未來在一起只會難過。
親友二:那你花四年經營的感情不就浪費了?
  我:我從來不覺得和他交往這四年期間是浪費的,他讓我學到很多,
    既使未來沒有選擇繼續和他走下去,但他對我的成長功不可沒。
親友三:恩,我也覺得和心理交往不會白費,他真的會讓你懂得更多,但
    如果覺得不適合,結束要換伴侶也不無過,對建築比較有感覺那
    就努力經營感情吧!
親友四:你知道要和建築在一起,需要很多的努力和挑戰嗎?讓他看得起
    需要懂很多,要會水電也要會做菜,要會清掃也要會按摩。要不
    要試試工業設計?他雖然個性溫和一些,胃口小了點,但帶出場
    大家對他印象絕對非常深刻。
  我:工業設計知道的事物,建築都可以瞭解,喜歡建築是因為能給我
    更多的驚喜,且建築讓我有「家」的感覺。
親友五:其實心理也是很不錯,雖然他看起來像個路人甲,但未來模範的
    伴侶,其實就是這樣樸實。也要考慮到自己吃不吃得飽,和心理
    繼續下去應該是最穩當的,如果還和父母拿錢也不好。
  我:這我知道(所以我能打工就打工,能少吃就少吃阿!)
親友一:唉壓,人家穩當當畫圖也是可以吃得飽,只是看願不願意花精神
    做更大,重點是拿到比武招親通過的狀牌,現在是比較的時代,
    通過考驗就是個保證。
  我:恩嗯,這我知道。
親友二:所以先確定自己真的愛誰,然後知道對方沒有前科可以讓你安心
    參加比武招親,拿到正統狀牌,未來感情才有保障。
  我:好的,謝謝你們,我會回去再多想清楚的。(擠出笑容)


  我有種雖天下人吾往矣的念頭,是太感性嗎?但我已經用理性思考過
一段時間了,現在要做的,就只是相信建築值得我愛,如此而已。但我想
大家都是因為關心才會說話,最恐怖的狀況是沈默,謝謝大家的關心:)

     (註)小時候家臨幼稚園,是乾爸的家族經營事業,因此幼稚園老師和園長
   員工等,都是乾爸的親戚,看著我從小到大。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