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媽老哥忙起來,我最近常臨時授命準備中餐,昨天中午因為午餐的事不高興。

    本以為老媽說好要準備,也就專心做自己的事,我承認太過專注忘了時間,卻
又貪心的認為老媽已準備好午餐,12點過後下樓發現老哥問我有沒有做好午餐,
說是老媽打電話回來問,我忽然覺得不高興,一是貪心不成倒是要自己做了;二
是老媽不是說好要準備炒飯當午餐,反倒問起我來了,而我需要充足時間休息來
支撐兩點出門後漫長的打工,太晚吃中餐我休息品質將打折,做起事來會因為疲
累而開始煩躁,不喜歡這樣,想到這點就不高興了。一會兒老媽提著大包小包回
家,大家開始面對餓肚子沒東西吃的窘境。     
    面對老媽期盼的落空也有點惱怒自己,沒好氣的問還要不要做炒飯?媽說隨便
,由於覺得這其實應該是我要幫忙,帶著受期盼的壓力,拿出飯胡亂和紅麴攪和
,但我卻忘了炒飯需要加很多油倒是加了很多水,出來的失敗品黏稠無味又黏鍋
,毫無自己想要的樣子,我感到很生氣,烙下一句「不好吃不關我的事!」匆
匆拿起碗裝起失敗品粗魯的坐上餐桌悶吃,我覺得自己在生老媽的氣;氣她沒準
備(但是她很忙阿)、氣吃飯晚了(可是時間自己不是該注意嗎?)、氣自己生
出這麼糟的飯給家人吃(是自己硬想要炒以為可以好好做出),看著老媽默默裝
飯給老哥,我有總罪惡想哭,卻還是硬著要氣她,等老媽默默裝完飯一起吃,我
覺得這生氣源頭需要釐清,其實我是在氣我自己阿!然後面子這種事不是在這時
候拿出來用的,等了一會兒,下定決心吐出一句「怎麼我的飯會煮成那樣阿?」
老媽看了我一下,有點驚訝並帶著一種探尋(這全是我自導自演的無聊冷戰,要
解除也是要自己阿)溫溫的說我油加不夠多,外面賣的炒飯都是放一鍋的油,才
能炒出一粒粒顆粒狀的飯,然後說紅麴不能用來炒,要另外加入不然高溫會讓它
失去功效,我邊聽邊問整個炒飯的過程是要如何做,畢竟我離上次做炒飯的記憶
已遙遠,可能也是因為老媽覺得很吃油所以就沒再做炒飯了。
  吃完飯我上樓,該是要休息的時間卻因為肚子飽不想睡,再度氣起自己,但想想
生氣也是過開心也是過,幹嘛這樣折騰自己?就看點書等著消化,最後我睡了15
分鐘即起床上班去。
    發現很多時候對別人發脾氣是沒理由的,源頭往往其實是自己,自尊貪婪地想要
攫取更多的戰利品,無法立即明白這世上,任何事都是埋著挫折的禮物,以為被攻
擊被傷害了,然後變成刺蝟穿上甲冑進行防衛,卻忘了防衛也是一種攻擊,就這樣
傷害無辜了阿!
    開始需要適應成為家中受仰賴的角色,這樣的感覺很複雜,特別是習以為常仰賴
的角色卻反過來養賴自己;這是種成長的喜悅,卻似乎失去了什麼,腦中浮現非洲
草原上,剛被母獅趕出的幼獅,獨自面對太陽下山的眼神。

    接著我想到獅子王,還有伙伴澎澎、丁滿,最後是牠站在神聖石台上的身影,旁
側有娜娜,好似人生。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