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林來台造成警民衝突,想思考這一路過程的發生原因和誰該道歉。

有幾項需要思考:

1.張銘清事件的責任和效應

2.民眾為何就此被操弄

3.綠營的圍陳心態;是國家主權之爭?毒奶粉求道歉?抗議國民黨無能?為反對而反對?

4.國民黨的應變;下達指令有無看清狀況,讓警方有執法權力的正確性

a.命令正確警方違令->誰負責?

b.命令軟弱不符當時需強硬的狀況

c.命令強硬警方過渡用權

5.啟動國家安全機制時,人權在此時的角度

6.任何一邊都會有偏差值的存在

7.警察公權力濫用似乎已久,這次學生是否抓住機會如此大動作訴求?

8.學生的行為立基在非正當程序的靜坐上,且發起人並不本是學生

 

    故事開始於張銘清在台南被綠營成員率民眾攻擊,這產生一些前置因子,對警察來

說因此被上頭責罵護衛不周,於是警察對於陳雲林來台提高警戒,意思就是手段變強硬

,有民眾這樣無視法治讓警方不敢鬆懈;另一方面這讓綠營形成一股聚眾的激勵效果,

民眾這樣煽情演出讓支持者認為我族類被收押該挺身而助,族群意識莫名被激起,並且

預言要圍陳,(這樣公然挑戰公權力我認為和流氓有什麼不同?)衝突醞釀要開始。

    再來要檢視遊行訴求和這次陳雲林來台的目的是否相符,才不置於被混淆視聽,如此

對中國施壓,遊行讓馬政府增加談判籌碼(綠營倒是幫助了馬政府);來台第一天綠營

幾位女立委帶頭強行通過警戒區,在新聞鏡頭下看到女子擠向警方,這邊需清楚分明

,是被後方人推擠不得已她才往前擠,還是自願往前擠,但我看到的畫面是她自己不斷

往前擠然後等待著警方回手阻止,接著開始喊警察打人,這種軟式陰謀真是不良的操作

示範,再來為什麼要派女立委打頭陣?不是說女生不能打頭陣,而是明知到會有衝突而

不自我防備,除非她本身真的熱情到不顧自我安危,不然這是在操弄警方的權力面對弱

力的態度,警方反擊會被蓋上大欺小的評語,不抓又有違法治。晚間女立委開記者會聲

淚俱下的控訴警方打人,我覺得莫名其妙,如果妳是為理想行動應該態度堅定的再度說

清自己的訴求訴求,不是上演柔情攻勢,弔詭的是現場沒有綠營男立委在場,覺得藏在

背後是另一種黨內藉機爭取自我人脈的鬥爭。(註)

    這滋深了警民衝突的程度,遊行民眾更覺得警方濫用公權力勢必背水一戰,然後就這

樣上演暴力攻擊的衝突,蔡黨主席帶領人群說要和平非暴力,可是卻管不住,也並沒有

把人群帶離就自行先離開,這樣對錯已經很明顯,像是媽媽帶一群小孩出遊,媽媽說要

回家卻沒有把小孩全部帶回家就走了,小孩鬧事卻說和我無關。民進黨說要爭主權諷國

民黨要圓山將國旗撤走是矮化國家,舉起難得的國民黨黨旗,平時難得見到綠色旗和紅

藍旗倒是一起揮舞了;我認為既然國旗是敏感物,同時希望能得到較好的回應,有時候

以退為進也是需要的,韓信忍跨下之辱才能有後來的大將軍,無謂的升高衝突,那要看

誰的籌碼大,不論從武力和經濟我們都居弱勢,只有自由民主和文化是籌碼,但這也是

很薄弱的,更尷尬的是這次遊行我們似乎在倒退了;毒奶粉的確是要個道歉,但該怎麼

樣的程度呢?對方是有道歉聲明,但台灣也不少高度污染物的產品,輻射屋、大腸桿菌

過高的食品、工廠排放毒氣等,有聽到人道歉嗎?焦點只放在要求人道歉就會讓自己顯

得更高人一等嗎?我覺得是徒增自己的悲哀,該要回頭好好想國內的品管品質吧!而抗

議國民黨無能不是已經遊行過了嗎?諷刺的是國民黨做到歷史性的會談,先不論簽約內

容是有益還是有害,這畢竟是雙方友善的開端,所以這個訴求是模糊焦點的,因為這次

的主題是馬陳會,不是經濟座談會。

    馬總統下達命令時要警方以安全為原則,但當時狀況警察自身安全已不保,這讓人

無所適從,該為了聽命令而讓暴民為所欲為甚至傷害自己的安全,還是要為了維護法治

而進行強硬的逮捕驅離?說到警方有入正播放台語唱片行強制關店和對行人強行搜身的

狀況,因為不清楚當時的狀況不能判定是對還是錯,這部分我有兩個觀點,一是警方的

確執法過當,這需要道歉和懲處,二是在敏感時刻做敏感的事招來盤查無可避免,瓜田

李下別人不會擔心嗎?只是為何要強調特別「台語」?如果是因為店裡聲音太大聲,同

樣會影響到別人也是該取締的;而任意抓人取締和搜查,除了原本過渡濫權外,我想到

如果啟動國家安全機制時,這時講求人權適當嗎?就像SARS來時去公共場所都要量體

溫和洗手,可因為人身自由不配合嗎?當然可以,但潛藏的就是危害大多數人的風險。

另外在此警察的人權誰來顧呢?

    學生團體因為警察的濫權而靜坐抗議,並要求改集會遊行法為報備制,再來是兩位

官員下台,總統行政院長道歉;從起因來看是警察的執法失當,但我還是想知道這是

特例還是全部,畢竟兩方都會有偏差值存在,我也有看到學生在螢幕上被警察抬著時

邊喊但臉上是笑的,就如同學生團體許仁碩組長說當警方進行盤查被問用哪條法律執

行時沒回答但臉上帶著笑的感覺是差不多的,這也會懷疑行為的動機;然而警方濫用

權力是一直存在的問題,學生團體藉由這次機會一起訴求我覺得這是很值得敬佩的,

至於集會遊行法改制的問題,至今英德是採用報備制的國家,也就是只要報備就通過

,而美國是各州不同難比較,但我覺得這有兩個問題:

(一)在台灣適用的程度,要取決於公民的整體素質,能保證大家都會乖乖的按照條

規走嗎?而如果報備就通過將產生天天有遊行的狀況,不僅消耗社會成本也讓希望生

活安寧的人路權和安靜生活受到妨礙,這是公平的嗎?

(二)時機的問題,同時圍陳的民眾要求修改集遊法,如果此時就答應修法容易被認

為默許這樣街頭暴力的效果,將立下集會遊行的不良示範,學生要求修法可以,但我

認為意思有到即可,若要政府立刻修法恐怕不適合。

    有學生認為現行遊行法是讓政府有更多的權力限制人民的自由,這點沒有錯的,但

這好像在比較政府和公民誰的權力大小,一個團體要運作就是要賦予領導人較多權力才

能運作,就像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班級裡班長學藝風紀衛生幹部的階段,如果這些人沒

有權力怎麼管制那些吵別人讀書或不盡責打掃的人呢?而這多出的權力如何使用就是德

政和壞政的差別;至於報備制就好像班上對誰或對制度有不滿只要和老師報備,在班會

上就可以提出,如果同學間能有雅量面對別人的質疑就可安然繼續,但如果有小團體密

謀要排擠誰,只因為他表現好,這個人上台回應,又有人上台嗆他,這樣的惡性循環將

浪費所有人的時間,且將形成人人害怕落單的情形,沒有人當後台將會受到無情的攻擊

,這樣好嗎?當然不應該把人民想得如此糟,也是會有好的運作出現,但人本身就擁有

族群意識,關係到團體利益時總是會做出攻擊,《隱藏的邏輯》中說「我們人類對於仇

恨與暴力的能力,和我們對於友誼與合作的能力一樣,都是一種天性,是歷史的一部分

。」給予領導階級權力,是必須的,因為我們聘請他們幫大家處置少數不好好作業的人

民,平衡這些權力就是靠法律了,法律似乎也是政府自己訂,但立法委員都是人民選出

,要完全說是政府自肥又不大對,這裡的問題是立法委員有沒有確切代表人民發聲,但

台灣最糟的就是立法委員素質,要他們立些法條管理自己不大可能,這是個難解的狀況。

    至於要求上級道歉,我想這也需看時機,此時如果馬總統道歉不知道綠營又會有什麼

進一步的動作,他們不能不防小人之心,且怎麼和那些認真執法的警察交代,這無疑是打

擊警察的信心,也默許了暴力,不過也可能是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學生說那和我們無關

,只要人道歉,這好像吵架的情侶對於遲到的人要求道歉,但對方因為處理公司事情加上

交通堵塞(遇到遊行)而遲到,這樣要求道歉的一方就顯得有些任性了。

    最後運動發起人並不是學生,加上此次靜坐沒有按正常申請程序核准,學生說擁有公民

發聲的權力,但身為公民不就是要遵守法律嗎?不然將政府視為無物?這是個站在一個弱

基的行為。

    另外眾人的行為恰符合最近讀一本書的內容,再將此另篇成文吧,書名是《隱藏的邏輯》

,作者是物理博士,用物理角度探討社會科學的研究和人類的行為模式,很棒的一本書!當

然這篇是自己的看法,難免有失客觀,就如同本篇標題,如果有朋友想討論歡迎留言。

 

    最近難得想看電視新聞,看看圍陳的後續報導,但每每都是氣憤或血壓升高,不論是有關

圍陳還是其他的社會新聞,我還是適合回歸看報紙的生活...

 

(註)這部分我想起鏡頭單向的操作可能造成我的盲點,現場或許仍有男性立委在場,黨派

之爭是我的猜想。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anshine
  • 勘誤
    1.立委邱議瑩記者會只看到女性立委為間接鏡頭不,能代表當時真實現場
    2.學生發言人是許仁碩不是之前打的柯仁碩

    來源補充:
    1.中視晚間新聞
    2.公視「有話好說」節目
    3.聯合晚報的社論及民意論壇版
    附上電子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
    另外意外逛到別人網誌覺得也不錯 可以參考不同的意見:)
    http://blog.roodo.com/lakatos/archives/7539839.html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