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住桃園的學姐久未見面,在大學時很照顧我,背後許多想法和行為幾乎是

一個模子出來,雖然隔了一屆卻是沒有距離的情誼;最近有腦中有許多疑問想交

流一下看法,就敲定今天中午來吃飯。

    我們聊著彼此的近況,也聽她說那屆學長姐現在的發展;工作的人疲乏、研究所

的人壓力又憂鬱,找工作的人應付著比較的壓力,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說著理想與

現實的距離,說著轉向未知的壓力,說懷念學生時光的天真,說著學弟妹近況,說

著她這一年半來的社會心得,說著她開始參研佛法,辦過解夢工坊她也順便幫我解

了之前奇怪的夢境,才驚覺自己潛意識知道心中的衝突和擔心。對於心理的功用也

做一番討論,或許心理是幫一人算一人的功用,人最難看清的是自己,也因此需要

有副受過訓練的眼光,幫助挑脫盲點。說著對跨年這節日的過法,沒想到看似愛揪

團的她也覺得不需要什麼特別行動,當倒數過後要面對反差下的空虛更不好受,彼

此都單身,節目對單身吸引力不大吧,學姐趁連假接檔期將有一筆不錯的進帳,想

想自己,是該拋棄莫名的期待什麼,也壯士斷腕般決定答應打工加班。

    太多資料要更新,太多歷史要敘述,直到又接近晚餐時間,才坐學姐的車到火車

站分別,恍若回到現實,下一次見面,各自又會是什麼樣的進行式呢?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