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在這比賽前進四強之戰敗北,這是個遺憾的紀錄;今年以沒有明確身份的

人成為旁觀者,除了和學校球友敘舊及加油之外,那些之前在場上不打不相識的朋友

也想看看近況,順便觀察新起之輩在各校間行成風水輪流轉的狀態。

模糊的合照

    球場的氛圍總是會令我血液暢流而神經敏銳,熟悉的呼喝聲裡夾著長江後浪推前浪

的定律,隨著心境的轉變體驗的觸角也展化成不同的形式。冠軍總要面對著被挑戰的命

運,有兩種心理狀況常在場上交錯;站上最高峰後願不願意繼續面對挑戰,參賽迎接可

能敗北的結果或是再創高潮;另一方面輸了讓眾人為之驚愕的對手後,能不能調適繼續

再起,要不就承認體力或時間上的不允許而退離焦點;這就是球場,要選擇被眾人的喜

怒牽著走,還是選擇自己該如何出手或退場,最理想的決定權仍是自己。我想到劉翔在

跑道上痛苦棄權遭到多數人指責,對比蘇麗文忍痛撐完比賽贏得眾人稱讚,運動家精神

鼓勵永戰到底,然而因此硬撐比賽使傷勢惡化斷送運動生涯的人也不是沒有,何時該退

場只有本人最清楚,觀眾終究只是觀眾,蹲下何嘗不是為了高跳起?

    意外看見譚老師也報名我們學校一同比賽,他是我認輔小孩的班級導師,也是該國小

桌球隊的指導老師,當彼此在花蓮某一場桌球賽遇見,只覺得緣分真的很妙,老師因此找

我幫忙帶該國小的球隊,但由於時間上不方便而做罷。問了小孩的近況,老師仍是嘆息,

小孩繼續住在兒少中心,因足球保送的他又因為鬧事被足球隊退隊,等於是沒有國中念了

,想到我和他的約定只感到難過,然而只在他生命中出現兩年時間的人,能給他多少力量

?在他面對情緒不當暴力相向的父親時,那種不願又必須屈服的矛盾,當他逃家失去生活

支柱時,他能不偷搶以求溫飽?比起生命續存的驅力,陪伴形成的連結只如蛛絲微顫。於

是再次談論這樣幫助的功效,老師不否認這樣產生的幫助,但是大環境的體制仍是不利於

心理治療者,因而功效如石頭投入權力的大海裡淹沒,未來如何改變大環境將是心理界人

士繼續努力的方向,路途遙。最近自己對於權力的探討越來越多,我想是到Maslow的尊

重需求階段吧(註),然而認知自己只是滄海一粟的凡人,較願意腳踏實地的不被效率追

至上追著跑,更紮實的經驗基本功而非自以為聰明的尋捷徑,能平靜的面對外在事物,眾

生之一也於是沒有什麼可做不可做的,屆時當「想要」做什麼時就是真的「需要」之事。

   和研究所的隊友聊天,聊著論文交出後的未來打算,他開玩笑說之前聽學校一位幫人種

有機田的人士演講完,去種田似乎也是個不錯選擇,討論著為什麼當初會想念研究所,倒

是給了我提醒,是因為有興趣不是因為未來有何用處,不必這麼偉大;不過也有不少是因

為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或並不是真的要做「研究」。這社會本身就很妙,付出的多寡不

等同於薪水的高低,但又缺一不可,資本化的後遺症吧,除去球場背後運作的利益關係,

球場當下比起職場的競爭,光明正大多了!

    看到之前打球結識的朋友,猶豫著要不要打招呼,因為這一打招呼就必須將自己的生涯

報告再一次提交,當然他人出發點應是是關心,但有時總莫名厭煩如此和人交代,且又要

增加一位觀眾席的壓力,那藏在被後的自尊反覆交戰,聽學長女友也是為了轉向而壓力不

小,有種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同樣視線的感動。

 

       五戰三勝的賽制,二比二來到第五局總是最刺激,如果又進到丟士那將是所有耐力

和心理戰的高潮,然而比完賽觀眾散去後的空場,最終存進選手心裡是自我求證的汗水。

散場

 

註:Maslow有名的需求理論

http://www.nhu.edu.tw/~jai/psy/maslow.htm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BBA
  • 好文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