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到時救護車剛要離開,大家,都回來陪阿婆走最後一程。   

    第一次,近距離參與生命掩息的無法度量。

    握住仍有一絲溫度阿婆的手,但她的眼神已成飄渺的霧,

    只能用聲音告訴她是我,是我,您的孫女,眼淚無聲成行。

    以千遍祝念讓您走的順利,謝謝您,撐起我童年的所有好

    奇和歡樂,以及整個家族。功德圓滿。

 

    想撐到阿婆最後一口氣,但還是念累了,叔叔也要我休息,

    暫時步往庭院讓陽光溫溫,阿公獨影曬太陽,他見到床上的

    阿婆後什麼話都說不出就離開,坐下和他聊聊;他卻平常得

    像月曆紙上的日期,撕一張算一天,問他要不要去和阿婆說

    說話,他說不要每次說話都給她念,我撲嗤笑出來,眼淚流

    乾收緊的臉頰似乎鬆開一些了,但隨即又安靜下,阿公拿面

    紙擦著不願讓人見的眼淚,男人,還是不輕易表露情感的阿。

    庭院裡忽聽見有小雞吱喳聲,感疑惑,難道是養的雞生了?

    走去果真見到三隻初生不久的小雞一屁股的黏著母雞走,我

    驚問阿公什麼時候出生的?阿公說三天前吧,我不禁凜然,

    那不是很冷的那幾天嗎?雞們來這已有三、四年了都沒生,

    竟挑選如此寒冷日子讓生命降臨,生命。

    兩個月大的堂弟在阿婆旁的伊牙聲,是給阿婆最後的祝福吧!

 

    這世界,每一刻都有生命來報到,每一刻都有生命消逝,每一

    刻都有人歡欣,每一刻都有人難過,這些是眾生有血有肉的靈。

 

    阿婆靜靜的離世了。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icobulu
  • 能靜靜地走也是好
    今天經過妳家探頭望望妳不在
    又騎車離開了

    研究所加油~
  • 是阿
    走得安穩 也是好

    Fanshine 於 2009/01/29 00: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