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家遇到過年時節不能拜年,不能進別人的住宅,所以也不能拜年

回娘家;不能穿紅色,不發紅包,整個過年都回阿公家,我想著為何

習俗會有這樣的規定,從密集見面而家族凝聚感情來說,這樣的習俗

應是有它的意義。

   不只大人,孫子們也因為長時間見面而開始從彼此的回憶裡重新溫

習阿婆的事情,幾乎可以寫篇傳記了,也因此開始問起大人阿婆的生

世,開啟家族歷史的探索,只是這次聽的故事就寫在自己的血液裡。

    由於叔叔和老爸有和師父結緣,特別得到法師循正統佛教的方式小

斂和做七,但發現對於後事的處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見,有人覺得要

大哭大跪才有尊敬,有人覺得平靜即可,有人做慣民間信仰的方式對於

傳統佛教的方式無法認同認為不尊重;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據,也無

從評斷他人對亡者處理的價值觀,對於往生者的處理反應著一個人的信

仰,那該如何做到人人滿意呢?而決定權又往往是以年紀長為先,較小

者必須認同長者的方式,如此個人和團體意志的間隔在嚮往個人權力的

社會裡,能算侵權嗎?

 

    聖嚴法師和龍應台的對話曾說過:「信仰不能用理性來看待。」

 

    諸形無常、諸相無我,是法師在做七時給予大家的講課,幫大家

上生命的一堂課。

IMG_0111.JPG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