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和行動的困境卻與以上情形完全不同。  這裡,要把行動從它
所開啟的過程的不可逆性和不可預見性中解救出來,

不能依靠另一種或
許是更高級的能力,而要依靠行動自身的一種潛能。  對於不可逆性,
即儘管一個人不瞭解也不可能了解他所做的事情,他也不能取消他曾經
做過的一切,擺脫其困境的可能的拯救之道是寬恕(forgive)的能力。
而對於不可預見性,對於未來不確定性的拯救,則包含在作出承諾和信
守承諾(promise)的能力中。 這兩種能力互為所屬,因為寬恕用來取消
過去的行為(過去的"罪"像達摩克利斯之劍一樣懸在每一代新人的頭上
),以諾言方式約束自己的承諾,則用來用在不確定的海洋(這個不確
定的海洋從本質上來說就是未來)上建造一些安全的島嶼,否則在人際
關係中間就不存在任何長久的,更別提持存的東西了。

   如果不是寬恕讓我們擺脫我們所做事情的後果,我們的行動能力就
會被束縛在一個我們永遠無法補救的單個行為上;我們就永遠是其後果
的犧牲品,像沒有咒語就不能打破魔咒的新手魔法師一樣。  如果不是
實現承諾的約束,我們就無法保持我們的同一性;我們就被罰在各自孤
獨黑暗的心靈裡無助地遊蕩,限於它的重重矛盾和曖昧之中不能自拔。
只有通過他人的在場(他人確保了做出承諾的人和實現承諾的人是同一
個人),讓公共領域的光芒投射下來,黑暗才能被驅散。因此,這兩種
能力都依賴於人的複數性,依賴於他人的在場和行動,因為沒有人能寬
恕自己,能受自己為自己許下的諾言的約束;在孤獨和孤立狀態中進行
的寬恕和承諾,始終是不真實的,只不過是自己給自己演戲。

..

寬恕行為是唯一這樣的反動:它不僅是對行動做出的反應,而且是
重新開始的、出乎意料的行動,根本不受引起他的行動的限制,從而讓
寬恕者和被寬恕者都從行動的果中解脫出來。 包含在耶穌的寬恕教導
中的自由是擺脫報復的自由,它接納了行動者和遭受者,否則他們就會
陷入行動無情的自動過程中,這個過程憑自身永遠不會終結。

《人的境況》 Hannah Arendt (p.184-187)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