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面對一些狀況,我也有同樣會燒到自己的情緒困擾,

從看醫生得知有腸躁症證明壓力大過我自己能意識到的,看到這篇文章,

讓我有種被點醒的感覺~

無我的抗爭:甘甘訪昭慧法師

 

時間:98125

地點:香港南蓮園池

訪談:金佩偉

記錄:蕭曉華

 

  在香港,有神父牧師為正義上街,卻很難想像僧侶會參加遊行。反觀台灣,起碼有一個昭慧法師,多年來在女權運動上據理力爭;反核四、反賭、爭取動物權益,她統統有份。佛法的「出世」跟社運的「入世」,似是迥然不同的處世之道。但當社運歌手甘甘讀過Rita Gross關於女性主義與佛教的著作後,卻發現這個信仰系統正好提供一套實用方法,讓社運人的那團火延綿不斷燃燒。

  上週末,昭慧法師來港弘法,藝術家梁寶山趁機邀她接受訪問,並找來甘甘與她進行對話。說起來,昭慧法師和甘甘早在四年前的中大性別研究的論壇碰過面, 後來甘甘還在自己的著作《走過浮花》上放上當時兩人的合照,以象徵自己從受洗天主教徒的背景轉向佛學研究的人生轉捩點,以及社運路途上所獲得的反省。「寫 書時候心境很和平,但現在又在戰爭裡面,突然又迷失了。」

  這場對話可能來得正及時。身為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暨研究所教授的昭慧法師,同樣也在社運、宗教、女性主義運動中走過十多個寒暑。為護教,她曾絕食抗議要 求保留在大安森林公園的觀音像;為護生,她在任中華民國關懷生命協會創會理事長時,策劃通過「野生動物保育法」與「動物保護法」。別人說,她是佛教界麻煩 人,走另類路線,但她全不擱在心上。「其實沒有想過參與抗爭,只是不忍啊。佛教倫理的其中一原則,就是要公正。」

正義怒火 方向對準

甘甘:憤怒有時像SARS,在空氣中傳染。因為最近反高鐵運動,我的朋友很生氣。那種憤怒令我很困擾,我曾認為它是源於正義感,後讀Rita Gross談社運中的憤怒原來是一種無常的情緒。可是在運動裏面,如果不引怒火為鬥爭力,似乎什麼都沒有了。但這個火,又會燒傷自己,怎麼找平衡?

昭慧法師:在台灣看到很 多社運人士,習慣性反抗政府、惡勢力,可是到後來都有偏執的性格。然後回到同志裏頭,最容易惹到我們的,不是政府,是周遭的人。那火要注意燒的是什麼目 的。你看伊斯蘭教徒的恐怖主義,到今天為止殺死最多的是穆斯林,不可能是基督徒或佛教徒。什葉派、遜尼派大家互噴。那火,不是噴到遠近的問題,是方向的問 題。

  那火應是湧向目標。知道有一群人用貪念和瞋念主導事情,使因緣往壞的方向走。如高鐵,一定是跟幾個政府官員有關,幾個財團有關,鎖定財團和政府噴火到他們身上,而不是用那把火,你我互噴。

甘甘:但有什麼方法,可以很關心、站得很前,但自己不生氣,不讓別人生氣?(如所謂「快樂的抗爭者」?)

昭慧法師:你的快樂一定 要有依據。不把自己看得重要的時候就會快樂。你不會鎖定一個我為「抗爭者」,一個他為「被抗爭者」。因為佛教中的因緣生法,只有一股因緣,抗爭另外一股因 緣。(只有抗爭,沒有抗爭者)我們的力量就是,用共願來轉換共業,所以共願的力量是要光明的、共願的力量如果以瞋治瞋,就不能夠達到目的,而會因為我們的 瞋惱心,去激發別人的瞋惱心,令彼此之間在鬥爭。所以重點是在自我觀照之中,發覺盲點,然後去調整,這樣的話,社運才會做得長遠,質地較純。

留下痕迹 永不絕望

甘甘:我想台灣跟香港不同,台灣基本上是民主政體,香港就愈來愈不是。抗爭好像一定會輸,在這種情況下繼續鬥爭,傷害會很大,除了憤怒,還要處理絕望,怎麼辦?

昭慧法師:你看我們反賭 運動是十幾年的歷史,一開始也沒有人看好。十幾年的能量,中間的過程很苦,常常換政權,常常有不同的政治人物講同樣的話,再加地方政客的力量,共業很長, 所以先不要覺得絕望。其實在專制政體裏面,當民眾力量夠大,聲音夠多,政治人物也不見得能一意孤行。相反在民主社會上,就像馬英九不能一個人決定事情,因 為太多勢力掐著他的脖子,不能一個命令達到目的。所以我們能做多少,就多少。反正走過一定留下痕跡,我們奮鬥過了,別人也知香港的社運人是不好惹,下次他 們做決定會小心。

女權運動 別做怨婦

甘甘:一九八七年藝術學院畢業公演一齣描述比丘尼(女眾)俗念糾葛的戲劇「思凡」,引動你首次與學生對立,想更進一步了解佛門女性主義現在的發展怎麼樣?

昭慧法師:女性運動比社 運更複雜。它主要是面對文化,文化是無孔不入的,你任何時候會聽到語言上、禮俗上對女性的壓抑,那是無窮無盡的東西。所以你要快樂起來!不要做怨婦。女性 主義者不要像受過什麼感情打擊,你就快樂給他看!這個時代那麼多女性主義運動,整體來說,女性地位緩慢地增高。如果當初每個人也覺得力量太少,女性運動不 能持續到今天。第二,因緣是那麼複雜,拉的力量是那麼大,但最起碼我跟這個文化對抗中,我證明我存活的意義啊。去到一個地方,那一位男性是沙文主義的,看 到我就心裏發毛,碰到我起碼假裝成文質彬彬,那我也算成功了!應該自得其樂。不然你任何時侯都只會很生氣。當然也要看場合,不是總要跟大家鬧場,你要看你 的因緣到那個程度,你冒犯別人就更聽不進去,在適合的時侯就提醒一下!

甘甘:○○一年,十四世達賴喇嘛訪問台灣,你公開呼籲達賴喇嘛重新建立藏傳佛教的比丘尼僧團,後來又在印順導師九六嵩壽之「人間佛教薪火相傳」學術研討會開幕式中,公布「廢除八敬法宣言」,表示八敬法非佛說,佛教僧團不應該繼續遵守歧視女性的八敬法(註1)。

昭慧法師:之後還有很多 過程。你不要把自己當救世主,當還有很多女人喜歡跪拜男人,你不要對這個事情生氣就是。這個體制是最惡的體制,我看到很多比丘是這樣墮落下去,任何場合也 很緊張衝到前面,專看著別人怎樣跪拜自己,要佔女性便宜。我要的是:你們對女性的尊重。所以我從來不喜歡參加佛教的場合。

甘甘:我曾因為一佛友說:「女身太髒了,下世要做男人」,引發撰寫論文《女身成佛——討論佛教女性的終極證悟與世間修行》,當中有研究八敬法的問題,但我發現,很多人也覺得廢不掉,因為她們出家以此為依據。

昭慧法師:為什麼出家是依據八敬法?是性別崇拜,是性器官崇拜!一個人成為修道人,他當然要注重防非止惡的力量。出家受戒,從此發願不這樣,這麼簡單,跟八敬法何干。這是有人要把男性掛高,把女性搞到服服貼貼。

  不過,思想是一股力量。在台灣有個非常標榜八敬法的女眾道場,有天那個住持到「宗教性別國際會議」來,有個小記者問她,她說很認同。她們知道那條路走 不通,會養大了一群好吃懶做的男眾,還不把你放在眼內。所以,時間拉長,大家走著瞧。我們就快快樂樂,不要太多瞋惱。我講起來好像很激動吧,但那個「人」 放在心中多一分鐘也不值得。只是想,那個現象值得改善。

社運身心貼士

  「瞋惱很大,會有很多不舒服,嚴厲懲罰自己。久了怎會不得腫瘤、高血壓、心臟病、腸胃病,這些都是情緒招來的。一定要先觀照自己,這是投入社會運動中,細水長流的保護法。不然很快就變烈士,還未給別人殺,已經跑到病床上,因為全身都病。」

  昭慧法師說,任何信仰也可靜坐禪修。方法是,首先讓心安靜下來,在身上找一個中性的力量,保持平穩,然後訓練專注力。「訓練久了,每當生氣,只要做一個動作拉回來,你就不生氣了。瞋惱或憤怒就像人家丟出來的垃圾,我們又為何要把垃圾帶回家中?」

  在旁的性廣法師繼續解釋禪修如何從無我開展到慈悲。「人最為困難,因為有我存在。有我的好處知道要活下去,餓了要吃,會保護自己。但有我的麻煩在,從 此我們兩個人就區分開來,你的疼痛跟我沒關係,或當我認為你是導致我痛苦的原因、阻礙我成功,我就想要跟你對立、跟你對抗。所以當『我』打開以後,人再沒 有我執,真正的慈悲才可能出現,能夠關心所有人的痛苦跟歡樂。」

 

1八敬法為佛教規定比丘尼(女眾)必須恭敬和尊重比丘(男眾)的八件要事,包括百歲尼要跪拜初出家的比丘、不可罵比丘、及每半個月需向比丘教誡等。已圓寂的高僧聖嚴法師亦曾批評此法,讓自以為是的比丘作為壓制尼眾驅策尼眾的借口。

2釋昭慧:台灣人,現任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暨研究所教授。著名女尼,先後以《佛教倫理學》、《律學今詮》、《佛教規範倫理學》獲得升等認定。因從事社會運動,佛教界稱她為專搞顛覆的麻煩人物。

3甘甘(金佩瑋):社運歌手,文字作者,前灣仔區議員,佛法修行人,婦運分子、電台主持……身分眾多。從街頭到議會,學院到寺院,維園到天星中領悟世情,但最近又因反高鐵和政改問題苦惱。

 

延伸閱讀:

《如是我思》,釋昭慧著,法界出版,1989年。

《千載沉吟》,釋昭慧著,法界出版,1994年。

《慈悲的革命》,大衛艾華斯著,有機生活,2005年。

《走過浮花》,金佩瑋著,進一步,2007年。

本文刪節版刊1213日香港明報週日特刊「星期日明報」,另於香港「獨立媒體」網頁全文刊載(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383)。

原文出處:http://www.hongshi.org.tw/homepage.htm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