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了要考政府的書,開始對一些社會新聞敏感,

今天看到社論描述國光石化反對場面的狀況,

提到台下反抗的漁民等天真的就這樣被操弄,忽然有感...

某教X部總是被批得滿頭包,人民不喜歡這般考試僵硬制度,

政策教改曖昧到翻來覆去,就是沒有產生一個好的下一代。

亂想實則大頭們可能心底很喜歡,因為僵化人民思考,操弄如反掌。

然而脫離的這樣的制度,文化天性遵從的影響還是很深遠的吧!

小至家庭可能引起不小的革命,大至學校無法忍受這樣的學生,

但倒底能接受批判思考到什麼樣的程度?

昨天在小叔家看Discovery頻道<亞洲新趨勢>裡探討中國一胎化下的公子千金們,

有個鏡頭令我印象深刻,一位16歲叛逆的女生面對家長送她進類似「魔鬼訓練營」馴化,

表現高度的抗拒,但是說出的話卻是伶牙俐齒,在場沒有一個人可以反駁,

我心理想,這女孩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清楚的思想,棒!

然而她卻選擇這樣傷人的表現方式失了溝通利基,

早慧的鋒芒在尚未有獨立能力的家庭力,只能暗暗積蓄,不然就是爆發。

 

倒底台灣有多少人數是偏向理性思考呢?

如果假設政府很認真的實行資訊公開法,東西在那,

民眾還是不願主動參與進行瞭解,讓政府有機可乘,這樣倒底是誰造成呢?

對於說選後引退的人還可以風光再出來選總統,民調甚高,

真的是一個不知道該怎麼說的狀況...

知識份子的培養甚好。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