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每當我有感冒前兆頭疼的昏睡夜,做的夢總是格外清晰,

夢像是會成長般有它生活的劇情,讓我不忍起床離開似幻似真的感覺,

賴在床上,意識著將逝去的夢,像無法黏回掉下的葉子,竟有一絲沮喪。

 

不禁想著,到底幻想是真亦或是現實是真?

夢境裡大膽的又巧妙的上演現實中不敢面對的問題,不論是逃避或是期待的事,

逼迫夢中的自己正視,那些不經意忽略卻又次次侵擾的往事稽核員,

救出被理性鎮壓在五指山的放肆孫猴,親捧總在遠觀而無法褻玩焉的蓮花,

看著夢中自己渡過現實中認為的不可能任務,救贖了勇氣。

 

今天這樣陰雨的日子,待在圖書館裡,忽然有種熟悉的感覺,

想起小時候,這樣的天氣在爸爸當時值日時的辦公室,

由於是假日,來的人少,整棟館沒幾個人,陰雨的天氣即是下午都顯得陰暗,

可能是警匪片看太多,加上會遇到積水,就脫掉鞋子赤腳玩起警匪槍戰遊戲,

在各個迴廊、樓梯間閃躲,想像每個上鎖的房間不是躲著歹徒就是待救的人質,

還記得那時真的非常投入,以至於一回神,面對陌生黑暗的周遭才感到害怕,

快快跑回唯一有亮燈的辦公室,不禁覺得好笑,怎麼開始玩時不覺得怕阿?

 

然而那種沉浸於想像中的樂趣,越大魔法越消退了。

 

中午去了學校裡的書局,進門時擺設沒什麼改變,不過音樂換成歡樂的耶誕節歌曲,

氣氛忽然變了,即使外面下著冷冷的大雨,卻像將要一起參加一場歡樂聚會的喜悅,

雖然耶誕節是以信仰為始,商業利益為輔的活動,

但是能沉浸在幻想童夢的氛圍,這樣的享受,或許是現實力量能夠持續的原動力吧?

 

我想,希望也是靠這樣培育成功的。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