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遊歸來後,感覺頭腦輕輕的,身體懶懶的,似乎魂和形兜不起來了。

是看到那邊人生活得很自在,雖然他們知識沒有很豐富,或常常需要討價還價,

但基本上人的面孔都是帶著笑臉,春運時在火車上遇到坐去東岸沿海打工的人們都很樸實,

即使24小時才能到站沒買到坐票,也都能夠安祥自如的帶著小凳子聊天嗑牙,

,相對之下台灣的所有一切都附著壓力,使人抽離出來不想要面對現實。

 

一回到家卻沒多少時間感到溫暖,身邊只要是聽到我在準備公職,

七嘴八舌的就說今年很多公營、政府職缺多於往年,都說可以去考考看,

也不管我準備的是什麼,科目和我準備的有多大的差異,

我知道這是他們表達關心的方式,可是我這一年讀來只覺得越來越悶;

而親戚看到哥剛從澳洲打工回來帶了不少好貨口袋變深,也問我可以去看看,

我承認自己還蠻容易受旁人的影響,以至於讓我現在頭腦很漲很煩乾脆空白,

其實我已經在投履歷找工作了,已有家說錄取,但考慮再三,由於各種因素考慮最後還是放棄,

心理煩惱著能夠等到自己想要的工作嗎?

對我,寧可忙著有事作,也不想要一天到晚讀書,這種日子不好過,夜半常質疑自己讀書的能力,

自己打擊自己的信心,或許自己內心深處並不喜歡政府的工作,雖然穩定薪水高,

但也失去自由和創意,偏偏我對自由要求的程度還蠻高的,並會看不慣父母一些保守的思想。

 

就如同今天和叔叔談的,我現在是完全沒有方向感,沒有很想要什麼,

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倒底會什麼,行屍走肉最適合形容現在的我,

叔叔感應不出我現在哪種氣勢比較強,空白一片,連興趣都提不起勁;

書沒有動力讀,工作履歷除了那一家錄取的甜頭之外都是未知,

父母耳提面命熱心提供各種考試資訊都變成緊箍咒,

一旦太緊疼得我直接表達不滿又鬧得彼此不高興,

進退維谷於是腳步停滯,腦袋跟著空白,澳洲打工的可能性突然比之前前提高許多,

是想要逃離吧,逃離這壓力圈,去一個新的地方接觸,雖然那邊工作也是很辛苦的,

卻不用帶著一身的背景資料到那邊一一接受掃描後給你定位,從現在要打從心底敞開心胸,

總是顧慮著東擔心著西,那不就像父母一樣了嗎?

 

那就將別人的建議就轉化是關心,反正真正能作決定的還是自己,

讓他們發洩一下有人可以被指導何嘗不是功德一件?

 

喜歡的工作做起來是不會感到煩悶的,找到這樣的工作累也累得開心,

誰不是用傷口換未來?只是傷口多少的不同罷了。

要找到自己的天命,到底要經過多久的時間呢?

 

「你是你自己前進的唯一動力!」

「要了解你自己,成為你想要的自己是很重要的,而非別人期望你的樣子」

                                                               - 簡媜 -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