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等著畢業,為什麼我總是在這樣的畢業際轉換呢?

之前找到的教育訓練工作進去之後才發現太恐怖了,根本是偽造文書賺政府的錢!

我不否認前幾個工作都有些微需要作一些這樣的小「調整」,

但是都沒見過這個工作這樣頻繁的,

我有個同事工作負責之一是幫虛無的人頭打卡,

一人打四人卡,一人抵四人份的工作,但只領一人份的薪水;

另一位碩士畢業的同事只有兩年工作經驗,

被主管修改到有七年然後就有資格去報計畫經理的位置卡人頭,

他看到自己忽然變得豐功偉業也很驚訝,但更多的是恐懼,

因為被查到是要付法律責任的。

我的工作是明明只有開一班課要偽造成兩份不同資料,送給兩個政府單位,

領取兩份的補助,當然,人事費領兩份我不需要妄想會領到兩份薪水。

然後每天上班都像在當間諜,同一班業務要告知學員是A班,自己內部作業要記得是B班,

交出去文件給甲單位是C班,一不小心就會搞混了,

更妙的是不只有開一班,而是能把教室天天用到最好,所以每週都有課程要開,

一班有三種名稱,一個月裡至少有開三班,天天都在和名稱作戰,我的時間就耗在偽造文書裡。

 

在我的想法裡,錢不多就要有前景,沒有前景的就要有「錢」景,

這份工作已經打破我的觀念,雖然它有錢景,但違法又制式作業讓人待不下去,

要是哪天被查出來簽名的都是我們工作人員,主管呢?她自己總是保持神秘的身份,

從沒有在文件上留下她的簽名,都是找個人頭小主管蓋章,小主管真可憐,

雖然小主管都不知道我們在幹麼,因為他是負責客委會和環保局的案子,

他還是不得不拿出他的章來蓋。

 

於是做了一個月我就決定要走人,搭上這一波的離職潮,據說兩個月前也是一批人一起走,

主管還想把我留下來說有新的計畫我可以不用作教育訓練人員,

想到別的計畫做的事情也全部都在賺不義之財,我一點都不想再留下,

還稱這是為民服務的協會!政府真的不知道在幹麼,也不會嚴格把關經費的撥款,

像這樣職訓局的業務只要我們找個人頭來上課簽到就可以領到費用,

我處理至少超過10位人頭資料,讓職訓局補助這10位沒來上課的主管之「親朋好友」,

看到政府單位這樣辦事情實在心寒,

政府的評鑑機制就是再度委外另一個單位來監督其他的委外單位,

自己全都是不沾鍋。而且經手業務時也發現這樣的協會從北到南都有,

彼此還會分享如何「賺政府錢」的方法,問題是,政府的錢是誰繳的呢?

 

然後發現來上職訓局課的人還真乖,大部分都是中年轉行當保全的人,

叫它們做什麼就做什麼,要多繳資料也多繳頂多會抱怨怎麼要交這麼多資料,

從來不會懷疑是我們要多報單位多偷吃經費。

在接觸報名的學員時發現,全台真的不景氣,中高階主管都先被裁員不得不轉行來上保全課程,

想到這年齡還要早晚班換站在外面風吹雨淋,他們也說不知道可以撐多久,

但還是來上課了,因為規定要上課拿證照,

於是我心想,這年頭,年輕人在擔心工作,中年人也在找工作,

台灣還能做什麼呢?會不會五年十年之後變成另一個菲律賓?

他們也是因為政府的關係走到今天的局面。

 

這又來一個問題了,有證照並不代表能做事,這也是在這工作發現的弊端。

因為考試成績是我們委訓單位自行處理,也就是我們是球員兼裁判,

主管為了讓訓練結果好看,規定都是全部通過,連考卷都不用改,當然對學員不會說明白,

我就是負責收完考卷上系統挑60以上數字輸入就行了,

一個月後就會有證照到他們手上,還真是變相的用錢買證照阿!

雖然主管說這是幫民眾可以好找工作,但這也只是表面的一套,

如果有了證照就是幫他們,沒有能力最後惹出事情了真的是幫他們嗎?

 

於是我現在又回到零負擔的身份,決定好好聽一位朋友說的,

不用急慢慢找,找到適合自己的才最重要,

是阿,我總是急著要去工作,以嘗試的態度進去難免會產生不少不合適的狀況,

慢慢來,要相信會有找到合適自己工作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