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四夜的時間,我會做什麼呢?在家仍是一樣吃飯睡覺心中空虛,

來到了弘誓學院,這五天四夜,讓漂浮的心找到安放處,見證人性本善仍存在著,

我幾乎感動得多次流淚,那是多久以前的信念,被現實社會打敗的信念;

在一個團體中,擁有如此多善心善念的朋友們,共同日夜相處討論佛法,

這顆在外被社會薰染鞭撻已無力量的心,找到治療的力量。

 

我很驚訝學院能夠轉換方式來帶領青年朋友,讓平常莊重的講堂放起了時下活力的音樂,

聽到Lady Gaga、Rain的舞曲在休息時出現,不禁笑出來,是一種被青年人文化被接受的微笑,

背後更看到學院如此願意改變用適合的方式讓青年接觸佛法,實在很不簡單!

其次,學院找來的玄奘大學學生帶團各個經驗老到,主持的功力比我自己參加過、帶過的營隊都還要強,

過人的靈機應變能力,搞笑的氣氛帶動,又是令人驚喜之處。

最後一天才知道運作營隊的成員其實都是很有想法的一群人,不乏是考上台大政大等國立大學的學生,

但選擇到玄奘就讀,只為了想打破社會上貼標籤的行為,領人敬佩的一群青年,未來還是很有希望的阿!

話說第一天我到達時還無法調適平時莊嚴的講堂變得如此嗨,直到在玩到破冰遊戲時,看到學院法師們竟也

自組一團玩起來,完成小組任務時歡樂得跳起來,可愛的模樣讓我打破與師父接觸的謹慎,

遂敢和師父們勾肩搭背說笑話了,又讓我見到法師們輕鬆詼諧的另一面,特別是小隊的師父,更是情同姊妹。

IMG_6833_調整大小  

我們這隊的成員都擁有自己的特色,有緣讓我們在一起,成為如此凝聚力強大的團隊;

一位剛升高中很愛耍帥的小小Rain,因為父母都有在接觸佛法就來了,令人驚訝;

一位升大二很像李聖傑的斯文哥,來這裡是因為最近要拔智齒而自己最怕看牙醫,希望能夠得到保佑;

一位東海大學社會研究所的馬來西亞男橋生,正在寫動物保護的論文;

一位大四視覺設計系的開朗女孩,因為母親希望她陪弟弟來就來了;

一位特地從馬來西亞飛來參加的女孩,背後的故事在營隊結束的前一晚在女眾宿舍時才聊出來;

一位從屏東來剛升大學的男孩,報到後就拿著佛經在看,是鑽研沈浸佛法已久的標準模學佛範生;

我倒成為本組年齡最大的人,在營隊裡雖然有已三十幾歲的朋友,但我算年齡大的,

我們一組結合了學術、佛法、自嗨的各路人馬,卻是令人難忘的團隊情誼,

當然我並不限於只認識本組的人馬,別組更有新加坡來、法國來的朋友,整個營隊臥虎藏龍,

也意外發現學院弘法的觸角延伸到國外不少地點。

(我們這隊-參觀學院時間)

 IMG_6951_調整大小  

參加活動的動機和原因各個不同,幾位被父母逼來的最後也都變得合作,

我想除了法師的講課很有說服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團體氣氛讓他們都受到感染,

歡樂、良善、分享充滿整個營隊。

此次參加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聞法解惑,學院也派出最強的師資陣容,除了我景仰崇拜的昭慧法師之外,

性廣法師、傳法法師、見岸法師都是我聽聞已久卻都沒機會聽課的法師們,一次營隊就全部滿足了,

開心能夠利用機會問問題並得到解答。

 

這次營隊要團體共同演出「佛陀的一生」,剛開始有點怕要演得很嚴肅,

但發現學員各個都很有搞笑能力,非常歡樂又不失史實的順利完成,法師們笑得很開心!

來一張佛陀打坐遇到妖魔美女誘惑的戲劇照片吧,真的是美女喔!帶惡魔面具是我們這隊的小小Rain。

遇到惡魔的佈景是一位來自北藝大畢業的學員,只靠她自己一個人就畫完了,超強的!

544497_449675898399542_712518940_n  

能夠參加學院的活動,我很開心做出這樣的選擇,獲得的比我所想得還要多,

希望明年能夠再次舉辦,相信經過這次的營隊帶出口碑,招收更多的學員來接觸佛法,

特別是入門的青年朋友,不過我認為這次50位左右的人數其實差不多,再多就會有擁擠的感覺。

 

話說我們這隊裡特別從馬來西亞飛來的女孩,經過最後一夜的暢談,才知道她身負太多事情了。

連小隊師父都和我們一起聊到凌晨2點才睡,喔對了,我們平常是四點五十起床,五點半用早齋,

晚上九點半就寢,所以要師父兩點睡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從她口中我才知道馬來西亞佛教的特有子孫廟習俗,馬來西亞大部分廟宇是住持領養小孩,再把道場傳給小孩,

一代代經營下去,但不少廟宇傳到後來整個變調了,以吸收領養小孩來當賺錢的工具,

甚至到餵養毒品控制出家,以幫人誦經念佛賺亡者錢維生,出家人只是表面,私底下和黑道為朋友,

台灣有些廟宇也有這樣的情況,但馬來西亞是大部分出家人都是如此過程。

她的師父留了一筆財產給她五個姊妹(都是領養的),但一年前忽然生病到彌留的狀態,

其他師兄就開始爭權奪利,而女孩是最有資格繼承的人,她握有師父名下所有的財產,

但她卻需要面對其他師兄的各種傷害,她才23歲讓她不想去面對處理道場的種種風雨,

而她們的道場是少數正派經營教育的道場,在馬來西亞算是被壓迫的少數,她面對的問題是,

是否要持續師父的傳統,出家堅持正道,或是繼續還俗把權力讓給其他人,自己去過平淡的生活。

 

她在最後一天因為隊員的鼓勵上台分享出來,讓所有營隊成員都屏息聆聽,不少人都忍不住掉下淚來,

由於這個問題實在太大了,我和我們的小隊法師在最後一天解散後去找昭慧法師,希望能得到解答,

昭慧法師也是第一次聽到馬來西亞的出家僧眾是這樣的狀況,但她先處理的是女孩當前的狀況,

希望她在學院能多住幾天,另外再找個好的師父出家,先充實自己的能力,找到處理的力量再回去面對,

不過她還有個感情需要先處理。我從來沒想到,原來隊裡最沈默寡言的她,身後是有如此大的事情,

看到她願意說出來是最大的寬慰,願未來能夠看到她成為住持正道的住持。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xq3l3w0ly
  • 加油棒只要5元起

    01.hk/aloha/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