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明白,是自己不懂得活在當下,或是不容易滿足,還是我太
在意一個獎的實質意義?又或是在意是誰給我喝采?
  
  藝術家討厭被任何一雙只為附和掌聲的手,那讓他感覺被羞辱。

  這種想法讓我越來越覺得困擾,它造成疏離,畢竟大家歡喜的恭
賀竟然不識好逮的挑剔,然而這是真實的感覺,大心盃不是最高的能
力指標而是大專盃,可是如果這樣比下去,真正厲害的只有奧運的冠
軍了,而這寶座長江後浪推前浪,鄧亞萍ˋ陳靜不也被後起的張怡寧
蓋過嗎?既然這樣,何不認同那努力得來的獎?重點放在自己有沒有
努力得到,現實的任何比較沒有意義。

  誰給我喝采很重要嗎?當然,不同人一定會有不同的感受,得到
你認同的人喝采,和你不認同的,中間的差異可以是天堂和地獄,但
想想,這其實都是那一套自己習慣及認同的價值模式,只看自己想看
想聽的,只會讓自己陷入越來越小的框架裡;為何需要評判別人掌聲
的誠意呢?那就像七嘴八舌的長舌婦背後議論別人的樣態,同樣令人
不舒服。

  然而會有這樣挑剔,是想要找到真誠懂自己的人吧!因為這需要
最純粹的成分,以致於篩選變得高標準,而這樣的高標準,需要同時
對對方有高度的了解,不然何來的篩選?

  這樣看結論,有矛盾的想法在我腦海中不斷交互出現,要挑剔還
是廣泛接受,或許在不同階段用不同觀念比較能適用。

  
  好吧,來說說這次比賽的事情吧!見到好久不見的亭妤很高興,
不過我們相認的時刻不太巧,我正在關看隊上一場緊張的比賽,妳卻
忽然出現在我旁邊和我打招呼,一時心情轉換不來,所以沒有太多的
對話,不過後來休息時又遇到才聊開了;妳男友也跟著來看比賽,看
著他,沒有什麼特別的情緒,反而好奇仔細看他,發現長得蠻像哥
的呢!一些動作的feel也很像。後來妳在
比賽時,他主動來找我聊天,發現他真的是個很不錯的人,也蠻幽默
的,知道這樣就很高興了!至於台大另一位學姊仍是那樣冷冷的,找
她打球讓我心驚膽顫的問,還好她答應了,而且這次看起來比較開心
一些。
  第一天賽程結束我們隊沒晉級,不過我個人賽隔天還要打,休息
時妳男友問我要不要晚上和你們一起去唱歌,聽到他這樣問感覺很窩
心,但因為我被車輪戰,實在有累到,就婉拒了你們的好意。晚上回
到旅館真正開始意識到今天實在打球過度,雙腳發軟,多虧可愛的多
多學妹幫我按摩,讓我隔天比較舒服一些。

  第二天如願拿到冠軍,沒有太大的意外,不過當我開始和亭妤照
相時,各系隊的女生開始找我照相,忽然好像變成偶像個感覺!嗯...
感覺其實蠻爽的,部分原因幾乎都是正妹,不過當頒獎時,一群人的
相機出現在我眼前,我就不知道怎麼面對鏡頭了,太多人會讓我害羞
阿~像在開記者會,哈!後來頒完獎拿著獎盃,好多玄奘的工作人員
和球員跑來和我照相,被她們熱情嚇到,不過感覺很開心,她們真是
可愛。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輔大的一個女生,打球超可愛的!後來和她
照像完後,她還問我明年會不會打大心盃,愣了一下,應該是被她表
現出的友善感動到吧,我應該是會再打的,明年見囉!或許大專盃又
會遇見吧,呵。


  --------------
  
  歌聲擁有一種魔力,真的會吸走人心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