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點半和學弟一起去平和國中打球,聽說很近又有不錯的對手,
就想過去看看。

  真的蠻近的,騎機車十分鐘左右就到,不過場地有點髒,桌子積一層
厚厚的灰塵,還有桌子中間是向下凹陷,打起球來感覺怪怪的;進門看到
好多人在打球,小朋友居多,長輩或教練級的則坐在講台上看他們打球,
東華學長在和他們在比賽,看一下程度都不錯,有我可以切磋的對手。

  不久有個女生出現要和我比賽,她臉超臭,練球也很衝,打起來就很
沒球品,打得我自己也有點不高興,開球後被嚇到,發現她每球都可以殺
,連下旋也行,第一場輸,但是後面我連贏三場,可能是我適應球感或她
自己氣勢弱下來,就贏了,但是感覺還是很不爽,不說謝謝不握手就走,
真是不高興。

  後來和一個打長顆的男生比,明明可以贏但練習不紮實,以至於很多
球猶豫就打不好,然而其時可以打更好,輸給他很不爽自己,都可以連續
贏8球追上來了,最後又放掉氣勢,比賽不能有任時刻何放鬆!

  後來和兩位伯伯比賽,第一位口裡嚼檳榔看上去心裡有些不舒服,後
來打著打著發現我殺球不手軟,竟然說:"哇!小辣椒一個!"表面上臉
笑笑不回應,其實心裡超不爽,打球就打球,何須來這樣的調笑。還好最
後我贏了,要是不贏我一定要練到能贏為止!

  另一位伯伯就好多了,感覺比較正派,也不會邊打球邊罵髒話(隔壁
桌的大叔...)剛開始被他每球都殺嚇到,第一局從8比2落後的狀況開
始追,最後贏了他,其他大叔都笑說他被蠻幹了,接下來我連續贏兩場,
三比零結束,對自己很高興,但另一方面感到自己體力退步及速度變慢,
這是個很糟的狀況。

  那時大家都看我們打,我們打完之後就關燈閉館,那群伯伯們想知道
對我的狀況...

伯伯A:"妳大幾阿?" 我:"大三"
伯伯B:"怎麼今天才看妳出現,之前都沒看過妳。"
伯伯C:"唉呀,人家大一ˋ大二要交男朋友阿~"
   (這句話激到我了!馬的,這干你屁事!)  
  伯伯B:"對齁!呵呵。"  
(你接啥幫腔阿!翻桌)    
   大叔C:"以後可以常來打球,妳有沒有覺得我其實可以打贏妳?"
    我:"...有" (是怎樣,檳榔怪叔,莫名奇妙)
伯伯A:"哈哈,妳一定要說有啦!不然齁...哈哈"
我:"呵呵(堆滿笑容)" (這邊的伯伯們都不知道腦袋在想什麼!)
    
走到門口,和伯伯們道別,心裡對這邊的人感到一種平俗,或許是
他們表示友善的方式,但是很不巧我偏偏不是他們想的那樣。唉,就打球
何必弄得參雜一種調笑。

   小辣椒 + 忙於交男朋友 

   有夠好笑......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estb5
  • 莫名奇妙就逛到你的地盤,一看時間...難怪快睡著了~~~<br />
  • vneverz
  • 喔~是你阿~ <br />
    好奇你是從哪逛過來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