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恩佐

<我在革命>

我們在秩序裡前進
提拉米蘇與我
其實從來就沒有衝撞的勇氣

我們只是用緩慢的行走
來諷刺身旁的爭先恐後

看似剛強的人
終究在秩序裡臣服
懦弱的我們
卻悄悄的革命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