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介入與抽離 簡政珍

許多人以激情抒發情感,以熱度的顯現,當作是否真摯的檢驗。某方面說來,這樣的體現
,可以展現人性的興揚。喜悅與熱情如盛開的花朵,令人如沐春風。人與人之間,很容易
打破既有的藩籬,很快相互交心。

但有時激情與熱度卻是情感欠缺的遮掩。那似乎是一種姿態,在其炙熱的燃燒下,讓人看
不到其內心詭譎的深處。

世事似乎總是兩者的交織,在介入與抽離之間。盛情洋溢的外表與內涵是否一致?過度興
揚是否有一條陰沉的底流?激情可能是情緒全然的釋放,是一種抒解;也可能是不能為人
道的情感的一種迂迴。

文字的激情,尤其是文學的禁忌。文學並不是要刻意壓抑感情,但文學不是宣洩情緒,這
是出殯行列職業哭女的專業。動人的詩行,不在於其煽情或是濫情,而是以其隱約雋永的
情感撩動人心,激發想像與思維,而感受人生的正色凜然。

因為不是激情,作品顯現了深情的底蘊。因為不強調瞬間的熱度,而有持久的餘溫。情緒
的制約,事實上展現了情感的存有。激情有時可能是一種造作,制約可能顯現智性的成熟
。但制約的表現,也並非為了標籤式的「成熟」,一切不是刻意為之。

因此介入與抽離也變成連體嬰。激情飛揚的瞬間,馬上同時閃現一個欲將其冷卻的瞬間。
三月九日至十一日,大陸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分校與首都師範大學合辦「兩岸中生代詩學高
層國際論壇與簡政珍作品研討會」,參加者涵蓋了八十多位海內外代表性的詩人與詩論家
。大陸謝冕、屠岸、吳思敬、呂進、陳仲義、沈奇、章亞昕、姜耕玉等約七十幾人,台灣
有向明、白靈、汪啟疆、翁文嫻等六人,另外鄭慧如與陳大為雖然沒有參加,也提供論文
。會議總共收到四十一篇論文,討論我詩作的論文約二十篇,佔一半,但總字數約佔三分
之二,是研討會的主體。

照理講,自己的詩作能在國際研討會被討論,應該感到興奮。但是興奮感卻伴隨著一切即
將消逝的茫然。在研討會的結語裡,我說:「日子越靠近研討會,越感到勞師動眾的歉疚
。也許我在當下累積榮耀的瞬間,也看到瞬間即將不在。但為了這個瞬間,多少人疲憊地
飄洋過海,多少人忙碌得難以成眠,酘酘」興奮的介入,緊接著是抽離,感受人情的虧欠
與不安。而這些,瞬間過後,也勢必難以彌平,以換回原有心情的平靜。我的人生與作品
,有多少介入與抽離的辯證?

文章出處:
人間福報副刊 http://www.merit-times.com.tw/list.asp?unid=42213
******************

覺得這像是一種理性和感性交互作用的過程-抽離和介入-,
有時非常快樂之後,往往產生的是讓人無法忍受的寂寞空洞,
多少印證了作者所說"有時激情與熱度卻是情感欠缺的遮掩"
,看過不少人汲汲營營的對所有人表示友好熱情,不是不好,
或許這就是他們的本性,或許是環境使然,但卻容易讓人迷失
自己。

鮮明熱情的個性有它令人著迷的地方,理性感性總是在平衡的
人,就會像志如老師說的,他可以在一個聚會裡愉快的和大家
互動,然而事後大家討論有誰去聚會,卻想不起有他來過;自
己覺得這樣的個性蠻像現在的我,老是想要平衡所有的事情,
反而顯得優柔寡斷。

喜歡這篇文章論述的觀點,很有共鳴。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