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陳文芬/斯德哥爾摩報導】 2007.08.19 12:58 am


瑞典今夏文學界熱鬧滾滾,除了《螞蟻與老虎》掀起的風波,另一本話
題書更是驚悚──小說家想要殺死小說。

帥哥作家丹尼爾‧索林(Daniel Sj胺lin)寫了一本書《世界上最後的

小說》,小說主人翁就是索林自己,他是一個精神變態的酒鬼,他的媽媽
也是酒鬼。他的媽媽住進療養院快死了,腦子不清楚。老女人丟光了記憶
,酒鬼兒子索林也得了一種害怕碰到別人、覺得人人身上都有細菌的恐懼
症,故事就從他去醫院看她媽媽寫起。敘事手法像無聊的肥皂劇。

索林其實是知名電視文學讀書節目主持人,形象健康自然。他非常懂得發
問,總能讓作家自在地侃侃而談創作心情。

書評家指稱索林很害怕這個世界,「所以他就讓語言超越這個世界」。他
的現實感出了問題,個人在世界的現實位置越佔越小,世界就越來越不真
實,但也就越來越有趣味、越來越好玩。

索林好像意圖揭露一個事實:「虛構」確實存在我們每個人的想像世界裡
,不管你如何維護文學的純淨,那些肥皂劇也在「虛構」的領域裡佔有一
席重要地位。這樣一來,作家的「虛構」到底還有什麼重要性呢,現實彷
彿比虛構來得有意義不是嗎。

索林有意指出「虛構」已經被現實解構掉了,所以他就把小說寫回現實,
一個現實的丹尼爾‧索林,小說的「虛構」當成是一種誇大描寫的工具而
已。書的起頭寫的百分之百是真實的索林,讀下去就知道94%都是假的,
一本無邊無界的「假」小說,書評家說:「他讓語言狂奔,最後fiction
(小說、虛構)終於死在語言的狂奔裡了。」索林這本書寫得很成功,達
成「殺死小說」的目的。

《螞蟻與老虎》和《世界上最後的小說》兩本引起議論的小說,都表達出
小說家對小說的憤怒,路葛林成功塑造為女性知識分子報仇的文學體裁,
索林不罵別人倒把自己罵慘了,只要他不停地說假話就行了。

小說家兼書評家阿諾Jan Arnald認為索林寫得很好,可他把小說殺死的同
時,也有股力量非常結實地反彈回來了,小說是殺不死的。阿諾說:「我也
是寫小說的,我忍不住要為小說抱不平,我們還是有個願望能好好講個故事
,有始有終有結構。」

【2007/08/19 聯合報】@ http://udn.com/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