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人選擇放棄 原來是一件這麼殘忍的事情
  最近好多事情等著我這判官揮筆定讞
  輔大盃桌球賽 隔週又是大心盃排球
  
  桌球一直是我想要打回成績的部份
  想要準備大專盃但是學校不給名額
  我好不甘心 每次想到都氣得流淚

  大心盃去年打之前我就已經決定今年不參加
  成員間的問題 大四時間的問題 
  滿懷希望的比賽又輸掉我不想再去提起
  我想大家都不明白為什麼去年比完我會哭得這麼傷心
  這跟我打得好不好沒有關係 我自信上場總能差強人意
  而是我心中已定 那是最後一次比大心盃
  我不想要大家平時要練不練的 然後就去參加比賽
  輸掉又說沒關係還有下次 討厭這種說法!
  
  很矛盾吧 個人和團體間想法差異有距離 
  常常讓人很痛苦 我想我讓大家也覺得很有壓力吧
  所以今年大心盃我不去 說衝到比賽只是個說法
  隔一周又要上台北太頻繁外出 研究計畫用不好會更糟也是一個理由
  看到大一學妹們是個希望 我想妳們也感覺得出來
  所以這次興致勃勃想要參加大心盃 不知怎的我有一陣反感
  在我心中 真想要打排球 就要像英美系那樣的團隊感
  我們默契不差但是就差企圖心 那種一起為目標努力的決心阿!

  我有種想哭的感覺 
  眼前視線氲開 心口像哽住什麼...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