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進到辦公室,同事桌面已清空,唯獨我的桌子擺滿物品和同事留的紙條;

那紙條沒有寫出的是,以後,這間辦公室只剩下妳了。

還好早上有志工及前主管進來,不然一人工作的氛圍會讓我無所適從,

但我明白,未來一個月要慢慢習慣,必須從現在開始。

他們談論著公司的種種,情緒逐漸激昂憤愾,我暗自偷笑,前主管只是想找個人說說自己的委屈

,表明自己是被逼而非自己能力的取暖之行為,天真無邪的志工無意中已被拉攏了。

我沒有心情參與,必須忙著週末及會計的事情,

最近遇到的人總是給我這句話:「以後就靠妳獨撐大樑了!很厲害喔!」

 

這話總引起我正負情緒的對話,逐漸感到累了,開始對於這樣的說法平淡得笑笑回應。

喜歡工作、打拼的時候能夠有夥伴一起,那是種患難情感,也有共同苦難宣洩的管道,

所以沮喪沒有工作夥伴,還要面對一個80幾歲年代過時的董事長,並不能夠作主事情的無奈。

正面的情緒,大概就是我竟然是撐到最後一秒的人,精神勇氣可佳,可賦予大任如此。

 

靜靜的辦公室只聽得見冷氣的運轉聲,門一打開,外頭賣場熱鬧的音樂像是盡力捧場炒熱氣氛,

我的心有一部份更沉默,你們懂什麼?失去的不只是同事而已,辦公室只有我,空了。

雖然上頭想要留但我並不想繼續待在這制度詭異、聽任一位老人呼風喚雨的怪環境下工作,

瀟灑的代價就是要開始找工作,這一變,不只是人事已非可來形容,早在兩個月前就已經知道

會有這樣的結果,只是沒想到空得如此徹底,日曆紙仍是過一天撕一天的提醒,這就是生命。

 

一陣空,一個人,要學著習慣。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