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回來後,我就莫名的迷上台灣獨特食品-珍珠奶茶!
  或許在美國的日子真的不是平常在台灣能過的,才讓我這麼想喝。
這個夏天喝的杯數大幅躍升,一週平均一杯,喝得我常溫習那圓滾滾的
黑球順著食道溜滑梯的觸感,徹底解決我口腔的焦慮。
  人總是很犯X,等到滿足就開始厭煩,今天喝著珍珠奶茶,喝過半
杯眉頭開始皺起來,肚子漸感不舒服,胃液呈現一種要反攻黑球的姿態
;沒有奶香卻倒像是塑膠泡成的、不對味了。看著空杯我的胃口也跟著
消逝,大量滿足的結果就是厭煩。
  不論是不是因為老闆今天手藝失誤,但我已下定決定,絕口不提心
頭不想--珍珠奶茶!

  糾結,如果能在這一個月解開,我會有怎樣的世界?
  討厭,看到明顯的丟球卻不知道怎麼回,眼睜睜看著它掉到地上。
  或許我可以試著演唐璜,破除自我的阻礙。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