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5


        凌晨一點,大家各自處於半睡半醒的狀態,忽然感覺到有強光移動,接著聽見Ben在和某個人對話,我張開眼睛看見有警車,發現有道路封閉,探問之下得知是因為積雪很深,而那正是我們要去的路,員警正告訴Ben可以改哪一條路走,員警是黑人短髮女子,好酷喔!我們轉個彎依著員警指示的道路駛去,要繞遠路了,計畫永遠感不上變化在這躺旅行中一次次的被證實。車子在夜裡的國道上不斷前進,Ben不斷的換廣播電台不然就是和前座的leader說話,看著窗外會車的次數越來越少,亮點也越來越遠和稀疏,我想我們正不斷的離開城鎮,睡意正濃閉上眼睛讓引擎聲帶著我進入夢鄉。不知過了多久隱約聽到有人在交談,睜開眼睛,看一下調過時差的手錶,早上六點,Ben開一整晚的車;窗外遠方天色微亮,兩旁景色從黑漸白,好似穿越到另一時空裡,明眛間發現眼前白得不尋常—是雪!我們看到雪了!大家都醒了覺得很興奮,車上第一次親眼看見雪的人有2/3多,綿密如白沙覆蓋天空下的景色,樹像是被潑冷水未乾,漬留在每叢針葉的最上層,經過一個白色大宅院,院前錯置幾尊希臘雕像,在雪的覆蓋下整體更顯得遺世獨立,不似在人間的夢幻,這樣的畫面只曾在明信片上看過。一路上大家都在搜尋各種雪景的不同,民宅之不同、湖泊之不同、工廠之不同以及車子的不同,比較刺激的是車子會打滑,因為地上都結冰了,多虧Ben的高超技術仍可以維持速度行駛;然而在要轉上高速公路時發現前方堵車,Ben一副自然的說應該是大風雪過後在忙著剷除積雪,聽到大風雪大家都驚呼一陣,Ben把車停到路中間熄火,讓大家下車玩雪,他拿出睡袋開始在車上補眠。
大夥兒一窩蜂下車,首先著地的同學提醒大家地有點滑因為路上有結冰,踏地果真感到浮移的力量,穿鞋子就可以直接滑冰了!我們玩著堆雪和丟雪球,以及雪中探險踩地,不亦樂乎。隨著太陽逐漸探出雲層,來往的車輛開始增加,我們車子旁邊也累積一條停車線,車主們紛紛下車打探路況,於是我們的國民外交時間登場了。有輛卡車司機很特別,纏著頭巾,他和我們打招呼,我們一群圍過去看他特別的打扮,我想練練英文,於是和他攀談起來,得知他是從阿拉伯來的,且他們國家很多人都來美國開卡車,因為比起在他們國家,這工作可以賺很多,他還讓我們進到司機座位上,並展示他如何綁頭巾,在外地第一次感受人與人之間可以如此友善,看他怎麼穿這麼少,原來卡車裡暖氣夠強,讓我坐上去不久就受不了,衣著還是適合冰天雪地的。和他拍完照,大家又分頭去玩雪,在雪上薄冰層探險,有幾區小水澤讓大家嘗試如履薄冰的冒險,或直接用力踏測試耐力到底有多少;玩著還是會冷,進進出出車子幾趟後,大家最後都回到車上,看時間,我們已經從六點多等到十一點多,大家開始討論中餐吃什麼,有人提議煮水泡東西吃,因為大家開始越來越餓,雖然是日正當中,大家還是不想出去或翻找生火用具,Ben仍在補眠,他真的累壞了,於是就先拿餅乾出來補充熱量,沒錯,餓的時候是「補充熱量」不是「補充營養」,這趟旅行因為這個生存宗旨,吃了不少只為增加熱量的垃圾食物,餓的時候吃零食是該做和必須做的,因為生火只有早中晚,也難怪回台灣見到人都被說胖了。大家正在分食時,後方有警車來關心我們,我們把Ben叫醒聽警察,說前方五號公路積雪嚴重,建議我們繞道且不久就要撤離所有的車,Ben謝過員警後發動引擎打算在附近找露營區為晚上紮營,


繞了很久到處都是積雪,造成道路無預警的不通,大家努力看著地圖找附近的露營區,好不容易看到告示牌有寫,但一路上冷清沒遇到人,這種感覺很詭異,雪開始下大,茫茫白雪裡只有我們車子獨行,開進露營區也沒遇到管理員和其他人,明明有說要收費,外頭安靜冷寂,我想起兇殺案的案發現場…。


我們還是開進去,看到三隻像狗的動物在覓食,Ben說是美國野生種的狗,要我們趕快看,還說牠會攻擊人,我不禁擔心晚上要睡在這裡的安全性。狗兒看到車開始往山丘上躲匿,我們下車趕緊用廁所,未來很多時刻不是說要廁所就有的,Ben已經找好地點紮營,但是雪越下越大,大家紛紛都逃進車裡吹暖氣,Ben也在猶豫要不要搭帳棚,我心裡感到害怕,不知道會不會冷死。躊躇間忽然有一輛警車出現在我們前面,警察下來和我們說話,說這裡今晚會有暴風雪已經發佈撤離,我們怎麼還會在這邊?原來如此難怪沒有人,我們謝過警察後開離這裡,不知道要開往哪裡會有休息的地方,回去的路上看到很多輛產雪車一直在剷那永遠下不完的雪,車窗外,銀白色的世界視線能見度只有十公尺,雪很不客氣的越下越大;車開回原地換條路往目的地方向開去,我逐漸睡去。


醒來時是下午一點半,我們來到某鎮的downtown,我被Ben叫去幫忙才發現我是今天的leader,陪他買雪鍊和用來幫登山包防水的大塑膠帶,大家可以各自在這時候解決中餐不過是自己付費,要公費的話就只能吃買的餅乾。買好上車換我做到前座,幫Ben看地圖,一路上後面的人睡得睡,但leader不能睡,做過leader會知道它真的很辛苦,開著外頭下起大雨,中途休息只有我和Frank下車,大家仍是繼續睡;中間Ben要我和他聊天以免他睡著,雖然他會說中文,但我想練練英文,支離破碎的字句自己都覺得要說出口的確需要多練習,Frank一起聊天沒睡,感謝他讓我不至於和Ben兩人孤軍奮戰。約下午五點到Fresno接著下交流道轉進賣場,想要找平坦可遮雨的地方紮營,繞了兩圈都還是找不到,最後決定停在REI旁,把大家全叫醒,下車開始分裝要上山食物,分成三組並且把多餘的空氣都壓掉減少被包空間;一些人負責分裝一些人幫忙煮水要泡麵來吃,往後的日子也是這樣輪組煮晚餐。由於我們一群人一直進進出出REI的廁所還帶鍋子進去,被店經理問起,當她知道我們要進行那艱難的任務時,很佩服我們,友善的讓出自己家的客廳讓大家睡,聽到的時候好感動,本擔心要露宿街頭瞬間消散,她家離REI很近,踏上毛毯的客廳,我確定這將是溫暖的一夜。


家裡有兩隻狗很乖,一位男性工作伙伴及她的女兒,女兒只大我一歲卻看起來很成熟,外國人真的很容易看起來比較大,她猜我們這團最大的二十歲時,大家都笑出來了,為了答謝她我們送出春聯和肚兜,Ben要我們準備禮物果真是有用意的,看來未來似乎也有機會會受到幫忙;大家睡前開始比誰的腳臭,畢竟已經三天沒洗澡了!小強的腳讓大家不敢領教,相信未來一定可以打破紀錄。


晚安,好心的經理,晚安,辛苦的Ben,晚安,卸下leader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