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是阿公圓七之期,在前四次的做七法事,我們都到弘誓學院進行,

由於弘誓學院的法師與我們家族結緣甚深,特為我們在晚課時加進行儀式,

我喜歡那邊師父給人的感覺,從他們的儀態、談吐和持法誦經的精緻莊重,

可知各師父皆有一定程度的修行。但由於他們是學院仍有課程需要顧及,不

便做到圓七,之後就換恭請別寺的師父來祝念,也因為這樣,讓我們有機會

比較修行者的道行,以及純佛教與參雜道教之佛教的差別。

      寺裡來的法師念經超快,我不知道他為何要拼念經的效率,是要準備回

去打卡?而執法器的師父敲罄整個想是在菜市場叫賣,間或敲法鼓時少了餘

音環繞的空靈感,有的是像機器鬧鐘惱人的噪音,我想這是否為考驗我們於

是在暗中所擺出的訓練陣仗?而唱頌的師父全然的無視自己走音嚴重,要我

們在魔音穿腦的情況下學習靜心。跟隨而來的祝念團師姊在經過我們時竟然踩

著我們準備要跪拜於上的榻榻米而行,所有小孩都瞪大眼睛不明白最基本的禮

貌怎麼會不知道。

      這批從寺裡來的法師團,有種假持眾人供養的傲慢,因為沒人敢和他們說

法器敲得不漂亮,音唱的不好聽,雖然誠意最重要,但起碼的標準至少顯示有

用心去學習,不然憑甚麼讓我們尊敬他。修行者的遺世隔離,反而會因此看不

見自己,少了以人為鏡,以為修行是出世,靠內省找到自己,更多時候是天真

的古代小說。我不懂為何一定要法師祝念才能夠圓滿,往生者生前的所作所為

在死時就有個判定,生者祝念是外來的並不是往生者自己生前累積的,沒有祝

念就一定到不了西方極樂世界或會成為孤魂?好吧,我承認做為父母親人永遠

還不了他們的無私奉獻,希望在往生後能再進一份孝心,這份歉疚開始了祝念

的文化。我很高興有法師並不是以此道維生,他們還是以修行、關心佛法為主

,也不能怪罪以此道為生的法師,因為有市場需求,就會需要人提供,各取所

需罷了。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