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皮囊說得天花亂墜

【聯合報╱王道還(生物人類學者)】 2007.08.19 12:58 am

《亞當的肚臍》是一本臭皮囊巡禮,作者席姆斯從頭到腳,選了十一
個身體零件大作文章,有頭髮、面孔、眼睛、鼻子,還有胯下私處,
最後是讓我們頂天立地的兩條腿。每一章的敘事策略,大體而言始於
科學,以文化想像告終,雖是大雜燴,卻天花亂墜。這樣的成績不光
靠做研究,還得有清談的功力。

清談可不容易。每個人都有一副臭皮囊,各有道不盡的體驗,可是自
家事往往瑣碎,很難引人入勝。特別是在社交場合,喋喋不休地光說
自己,很不上道。我們需要這麼一本書,既科學又人文,自娛又娛人
。用來賣弄出鋒頭,猶其餘事。魏晉的清談名士,就有得力於罕見祕
笈博得大名的。

就拿眉毛來談吧。眉毛有什麼用?中國古人只顧著強調美人的蛾眉,
沒說出過什麼道理。第一位具體指出眉毛用途的人,可能是羅馬凱撒
時代的西塞羅;他說眉毛可以防止灰塵與汗水滑入眼中。後來,達爾
文研究動物與人的表情,除了再度肯定表情在社會生活的重要性,還
揭露了人類表情的古老根源。他辯論的對象,是愛丁堡大學外科學教
授貝爾(Sir Charles Bell, 1774-1842)。貝爾相信上帝特別賦
予人一些額外的表情肌肉,表情才生動而豐富。達爾文的評論是:他
一定沒有解剖過猴子!原來人類的顏面肌肉,與猴猿的配置大體無異。
總之,現在對於眉毛的功能,當紅的是表情理論。例如皺眉肌一收縮,
法國一位學者認為我們就知道主人正在沉思,達爾文則認為,那表示他
遭遇了困難。其實,控制表情肌肉有很大的學問。簡言之,表情肌有的
是不隨意肌,由自主神經控制。好的演員,一方面可以用意志適度驅動
隨意肌,另一方面,又能神入情境,啟動不隨意肌。

至於文化想像,再以相關的頭髮為例。頭髮的象徵意義,我們走過髮禁
時代,應該感觸特多。巨人參孫的故事大家都熟悉,可是,剪髮歷來一
直是馴伏的象徵,想到的人就不多了,即使我們都知道當年清人留髮不
留頭的史實。作者觀察西方頭髮想像的古今之變,結論是:

在古代,頭髮是自然力量的象徵,到了現代,已淪為社交生活的枝微末
節;這反映我們對自己的看法,已經給文明馴化了。(頁56)

作者當然有盲點。他在動手術矯正突出的椎間盤之後,想到寫作本書的
點子。因此他對於人類挺直身子以兩腳走路的後果著墨甚多,椎間盤容
易突出是其中之一。可是卻忽略了人類下肢的解剖特徵,包括他花了幾
頁討論的美眉豐臀,原來是為了長跑設計的。哺乳動物中,只有人類有
突出的臀部(主要是臀大肌)。不過,這樣的書絕不會有定本,只有典
範。本書有典範的架勢。

1962年,台北市初中聯考國文科的作文題目是「假如教室像電影院」。
有識之士以為,解嚴的氣息滲透到教育界的程度,從各級聯考的試題就
可以看出。這個例子證明,未來路還長著呢。要是不怕人貼「走回頭路」
的標籤,作文題目何妨是「鼻子」或「肚臍」呢?套句流行話語,這種
題目最能測出科學與人文素養了。

【2007/08/19 聯合報】@ http://udn.com/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