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好久沒有向從小到大身邊長輩拜年了,

因為今天是第一次有領薪的過年,

傳統要向長輩給紅包,並且不能收紅包,

這種角色的轉換一時之前有些不習慣,

因為有乾爸媽,也一起認了乾奶奶,總會多領到紅包,

不過今年倒是要看著紅包發出去又不能收紅包,

令人覺得很悶,這是否就是成長的代價—成為生產者的回饋?

 

除夕上午拜訪三位長者,讓我不禁有點訝異於老者的類型雖多樣,

但只要有人找他們就會非常開心!

他們的回憶是活生生的歷史,從隻字片語中想像童年的自己,

同時間進行著自我認識,挖掘自己原始的能量,也從老者的口中學習生命的智慧

奶奶人已84歲神智還清楚,倒是身體有些小毛病,從我和老哥開始坐定逐漸細數

自己的身體毛病給我們聽,年長者不免會表示生命即去的感慨,除了多說好話之外

,也讓我反思生命的意義。

 

她不斷地進出房門,消失一下又出現,踽踽步行,人,真的是老許多。坐定後要我們

多吃高級的櫻桃,開始說著自己家族裡的狀況,回憶自己兄弟姊妹以及他們兒孫女的

現況,我很訝異她記得這麼清楚且更新狀況良好,也知道我現在在上班而不是讀書,

因為奶奶的家族從小時了了的成績認定我是讀書的料子(汗),一直覺得我會去讀研

究所,不過聽到我在上班也是很開心,然後照著一般模式問什麼時候結婚要找她喔。

與老人家聊天好像看一部歷史劇,並瞭解社會的變遷,老者的確是個寶,不過前提是

要頭腦仍功能良好。

 

老人家最需要的只是有人關心、聽她說話吧!

 

好不容易離開盛情難卻的徐奶奶家,趕快到舊家對面的李爺爺李奶奶家拜年,自從搬家

後就沒再見過他們,他們在我心中的印象是說帶著濃厚鄉音國語的和藹長者,特別是李

奶奶氣質非常好,只是從沒見過他們的子女。

 

公寓的電鈴壞了,放眼望去有通向四面八方各家自屬的電鈴但就是不知道李爺爺家的,

最後只能使出殺手 鐧全部都按,然後在眾多「誰阿?」的喊聲中聽到熟悉的聲音,有被

解救的感覺。李爺爺親自下來開門,非常的開心邀我們上樓坐,這是我生命中第二次進

到李爺爺家,第一次是在國小時有天下午被邀請一起去吃核桃,對於費力敲開硬殼有東

西可以吃深感好奇。

 

發現他們正在用中餐,真是不好意思,由於上一站待太久導至這種窘境,不過他們真的很

熱情,李奶奶過來和我又抱又笑,但後來她說不好意思因為眼睛退化遂問我是誰,我閃過

一瞬間的哀傷隨即收起,笑說是以前住在正對面有練鋼琴的女孩,她聽到更高興了,拉著

我坐下,轉身往房間裡拿出咖啡和零食。因為哥哥之前有和李爺爺見過所以他們一直說我

變高了以前小小的,問我現在在哪裡工作,還一直記得我國中到上海集訓的事情,因為上

海是李奶奶老家,從這裡開始,我才逐漸瞭解他們的歷史。

 

李爺爺李奶奶早在大陸時就認識,李爺爺在讀書時遇到國共內戰,成為邊逃邊打邊讀書的流

亡學生,因為在上海駐軍而認識李奶奶,38年撤退一起來到台灣基隆港,之後李爺爺就到屏

東當兵,但這中間還少了一段歷史是我不知道的,雖然他們有四個女兒但都只是李奶奶生的,

生父並非李爺爺,這是媽媽說的,下次到他們家再試著問問看吧!他們一個眼睛退化,一個腳

關節退化,彼此笑說要靠對方才能生活,樂天的態度令人羨慕他們的鶼鰈情深,是我心目中的

模範老夫妻。

 

他們的女兒都很優秀,四個全到美國讀書及發展,陸續都成為美國籍,我從來沒聽過他們在我們

面前炫耀過,席間李奶奶不斷的靠近看我想看清楚,但還是沒辦法,她就是一直握著我的手,可

以感受到她真的很開心,還不時檢查我們有沒有將飲料喝完,真的好可愛,雖然她頭髮白了,那

氣質和長相真的好像洪蘭,像是我問她有沒有玩牌或打麻將來練腦,她很正經的說那些東西都不

要碰很不好,很像洪蘭罵台大醫學院學生的性格。

 

李爺爺得知我現在上班沒有時間打桌球或運動,很認真的告訴我一定要繼續練不要生疏了,更不

要因為上班累就不運動,聽得我很慚愧,最近不斷有聲音要我多運動,看來這是老天安排的吧!

很可惜李奶奶眼睛不好不能到處走,真想帶她和李爺爺一起出去哪走走都好,離開得時候相約有

機會再到我們家坐,互相擁抱道別,心情激盪,期望未來一年還能看到他們,但生命的事誰也不

能作主吧?

 

下三點多回阿公家準備聚餐,這兩年的年節很不像過年,去年年前阿婆去世,因此不能向別人拜

年也不能出遊,而是守靈堂。今年是阿公住院全家同樣不能遠遊,吃完飯各家開車往長庚醫院開

去,我和哥哥第一次準備紅包給阿公,媽媽小聲的說應該也是最後一次了....,聽完不知道怎麼又

多加錢進紅包裡。

 

大家剛好都在等電梯時碰頭,搭上樓走進病房,看到守在床邊的小叔,叔叔們將阿公抱起坐到椅子

上接受大家送給他紅包,他因為在服藥精神呈現亢奮的狀態,一直念說要給每個人兩萬元的紅包,

好不容易阿公都清楚拿誰紅包後,輪到我和哥哥,他聽到我的名字以為是要發紅包給我就拿出紅包

,大家笑說是我要給不是要拿,是有孫子領薪水已經可以給紅包囉!我和哥哥是這個家族第三代第

一次有薪水給阿公,感覺很開心又有些難過。

 

之後阿公陸續發紅包,發完之後因為氣喘聲音又大起來,叔叔們就報他上床,然而他一直吵著要回

家,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辦,最後各家默默離開房間,留下兩位叔叔照顧,今年在醫院裡過完除夕夜。

創作者介紹

活著

Fans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